變態的亂倫家庭 近親亂倫

一陣鬧鐘的聲音驚醒了子彬,子彬睜開眼楮,房間里一個人也沒有,子彬大聲叫了起來︰“媽媽!奶奶!”

媽媽和奶奶的聲音幾乎同時在外面回應道︰“來了,寶貝兒!”

緊接著,房門一開,一個四十七、八歲的中年女人和一個六十八、九歲的老女人,一前一後地走了進來。年輕一點的自然是子彬的媽媽,後面的則是子彬的奶奶。

兩人均是一絲不掛,這是半年前子彬把她們訓練成性奴隸之後,對她們的要求,在家里是絕對不許穿衣服的。

媽媽看上去不算是一個漂亮的女人,但屬于那種很耐看的人,她有一雙勾人魂魄的眼楮,左側的嘴角上有一個米粒大的美人痣。她的皮膚是一種奶白色,胸前的雙乳又大又圓,雖然有些下垂,但不失豐滿堅挺,兩粒乳頭對于她這個生育過的女人來說小了些,只有黃豆粒大小,不過她的乳暈卻很大。畢竟已經是快五十歲的人了,她的肚子已經開始發福,尤其是小腹向前凸起,她的肚臍眼兒又大又深,胯下的旁雍不濃不淡,形成很規則的三角形,在毛叢中有一個與眾不同的地方,正是這地方是子彬的最愛,因為在子彬玩過的女人當中,從沒有這樣的,那就是媽媽有一個非常突出的陰蒂,在它沒有勃起時,就差不多有三厘米左右,一旦勃起充血就會漲到約五厘米,乍一看上去,就象媽媽長了一只小雞巴似的。

媽媽曾跟子彬說,她進入青春期後,就從來沒有穿過褲子,更沒有穿過內褲,而是無論春夏秋冬都是清一色的裙子,只不過冬天的時候穿長的毛裙,並且穿上吊帶似的長襪子,原因自然是因為穿緊身的衣褲會磨擦她的陰蒂,有時在大庭廣眾之下就會興奮,又無法發泄,自然是難受萬分。

子彬的奶奶有一張滿月似的臉龐,是一個十分富態的老太太。她的奶子更是大,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巨無霸,兩粒奶頭猶如兩粒紫色的大棗,一走動起來,猶如胸前掛著兩只大面袋子,肚子差不多有媽媽的兩個大。她的陰部本來還有一點稀疏的旁雍,但子彬讓她刮掉了,這樣她看上去陰部光禿禿的,更顯得她的旁又肥又厚,而且不知為什麼,盡管她育有多子女,而且從十幾歲就讓男人操,居然她的陰唇還是很鮮嫩的那種粉紅色。

兩人一左一右地分站在子彬的兩邊,雙雙伏下身子親了子彬左右臉頰一下。

奶奶張口道︰“寶貝,昨天玩得那麼晚,早上應該再多睡一會兒。我剛才吩咐吳媽晚一點兒準備早餐的。”

而媽媽則伏下身子,抓住子彬露在被子外面的早已堅挺的大雞巴,低頭啜了起來。

子彬家算不上一個大家族,因為從子彬爺爺那輩起就一直是單傳,男丁不旺,只是在子彬爸爸那輩有一個姐姐,也就是子彬的大姑媽,早已移居國外,差不多有七、八年沒有回來過了,只是還經常通信。爺爺早已過世,爸爸也在一年前因車禍身亡,但留下一大筆財產,因為子彬家應該說是世代經商,在這方圓幾百里的小地方,雖算不上什麼巨富,也是衣食無憂,子彬在爸爸去世後就接管了他的貿易公司和一大片土地,公司的業務雖然不是很多,但每年也有幾十萬的進帳,再加上土地租金和其他的農田收入,每年也有幾十萬,因此,子彬樂得逍遙自在。

家里除了媽媽和奶奶外,還有一個吳媽是管家里人的飲食起居的,今年也已經是五十六歲了,她曾是爸爸的性奴,爸爸不在了,自然也就成了子彬的。還有一個王媽,歲數跟媽媽差不多,也是四十七、八歲,她負責料理家中的大小事務。

當然她也是爸爸經常玩的女人。這兩個女人都早已結婚,而她們丈夫也是在子彬家里工作的,王媽的丈夫在公司里幫子彬開開車,打打雜,而吳媽的丈夫則在家里管理庭院,弄弄花草什麼的。自然他們的頭上都帶著一頂碧綠的帽子,而且是戴得心甘情願。也是湊巧,王媽的丈夫因為姓王,所以大家都叫他王八,而吳媽的丈夫姓吳,所以大家就叫他烏龜,他們的本名反而不被人所知。

除了她們之外,家里還有一個人,就是今年已經六十八歲的劉婆婆,她在子彬們家已經整整呆了五十年了,因為她是子彬奶奶的貼身丫頭,十八歲就跟子彬奶奶陪嫁到子彬家,她是獨身,不過據奶奶說,她到子彬家的第二天就被子彬爺爺上了,事實上,奶奶和她處得就象是親姐妹似的,子彬的一個特別興趣就是看著這兩個年近七十的老淫婦在一起玩69式口交。她們已經這樣玩了幾十年了,經驗豐富,功力深厚,她們能把舌頭伸進對方的屁眼兒里,絕對是深入,子彬親眼看著她們把對方屁眼兒里的屎,用舌頭舔出來。

媽媽努力地啜著子彬的雞巴,溫熱的的手還在子彬的睪丸上輕輕地揉著,子彬不得不承認媽媽的口技非常的棒,她舔、啜、舐、吞、磨,樣樣都來得非常靈巧刺激。再加上奶奶在一旁沖著子彬叉開兩腿不住地用手摳著自己的陰道,口中還不停地說著淫言浪語。

“大雞巴孫子…………你媽媽舔你的雞巴舒服不舒服?乖媳婦兒…………再深點裹裹大雞巴孫子的大雞巴…………怎麼樣…………吃你自己兒子的雞巴是不是特別過癮?啊啊…………奶奶的老臭室痰巴癢呀……啊…………大雞巴孫子…………快點摳摳奶奶的大騷俜…………啊啊!”

子彬把手伸過去摸了摸她的老旁,示意她把腿再張大一些,奶奶果然听話地把一條腿支在床上,自己用手扒開了兩片黑色的小陰唇,她的老旁非常松,臣口已經是一個非常大的圓洞了,子彬毫不猶豫地把手整個兒就塞了進去,而且毫不費力,子彬注意到她的老臉漲得通紅,但露出了很舒服的樣子。子彬的指尖捏到了她的子宮口,奶奶終于大叫起來。

這時,媽媽已經停止啜子彬的雞巴,而是翻身上床騎在子彬的身上,向上坐著把子彬的雞巴倒戳進她的陰道里,上下套動起來。

就在這時,門一開,一個五十多歲的裸婦走了進來。這是一個很瘦小的老太太,乳房不大,渾身的皮膚已經布滿了細小的皺紋,梳著一頭短發,看上去很精神。她的陰毛很厚,不過已經有些花白了。她就是吳媽。

吳媽看到眼前的情景,不由得笑了起來。對這種情形她是再熟悉不過了,只是這幾天少爺沒有操她,看到這種情形,不由得老龐惟癢,兩只黑色的乳頭也不覺豎了起來。

媽媽一邊上下套動著兒子的雞巴,一邊沖吳媽道︰“有什麼事?吳媽?”

吳媽用手在自己的老旁斡揉著,回道︰“夫人,老婢來問一下,可以吃飯了嗎?”

“好,你先過來摳摳我的屁眼兒,等少爺操完我就去吃飯。”

吳媽高興地過來,彎腰站在媽媽的身後,先在嘴里把手指頭啜濕,然後一手扒開媽媽的屁股溝,一手食中二指並攏往媽媽的屁眼兒里插進去。

這時奶奶已經坐在了子彬的臉上,一張濕乎乎的老旁正對著子彬的嘴巴,子彬的臉上已經淌滿了她的淫水,子彬伸出舌頭舔著她的旁,下面的雞巴被媽媽套得好舒服。

子彬大叫︰“操你媽的,你們這些老羞,本少爺要操死你們!”

媽媽回應道︰“操吧,大雞巴兒子,操死媽媽吧,把你奶奶的老旁咬下來,來,操吧,媽媽的大臭永遠是大雞巴兒子的。”

奶奶也披散著一頭白發,一個肥大的大屁股拚命地晃動著,咧著缺牙的癟嘴不斷地說著淫言浪語。

吳媽一絲不敢大意地摳弄著媽媽的屁眼兒,一只手也在自己的胯下掏著,時不時地摸索一下子彬的卵蛋,在這三個老淫婦的共同淫亂下,子彬終于到達了高潮,當子彬的精液噴泉似的向上噴射的時候,奶奶、媽媽和吳媽三個老淫的頭都快要擠破了,爭搶著吞吃著子彬的精液。那瞬間,子彬有一種君臨天下的感覺。

差不多十點鐘的時候,公司來了電話,說有一個文件需要子彬簽字,子彬吩咐王媽的丈夫開車過來接子彬。這是一個老實巴交的漢子,他自然知道子彬和他老婆的事,因為,早在子彬爸爸在的時候,他就把老婆無償提供給子彬爸爸,除了子彬付給他的工資讓他心甘情願的原因外,他自己雖然老實,但卻不是個窩囊廢,事實上,他也是個溝女好手,算得上是性中好友吧。因為他也經常操子彬的媽媽和奶奶。他經常對他的老婆說少爺能夠操你,是咱們的福氣。每到子彬要操他老婆的時候,他總是主動擔任性奴的角色。

子彬穿好衣服來到門前,媽媽光著屁股在子彬的後面跟著,子彬回過頭,看了她一眼,道︰“跟著我干什麼?回去把你的騷俜咼干淨,等我回來操你!”

媽媽垂頭應道︰“是!媽媽一定洗干淨讓大雞巴兒子操!”

子彬看了她一眼,抬手就抽了她一記耳光,罵道︰“賤貨!”

媽媽的臉上現出了紅紅的指印,尤自面帶笑容低聲道︰“是,媽媽是賤貨!

是大雞巴兒子的賤貨!“

這時,王媽走了過來,她也是一絲不掛,除了小肚子已經鼓起來外,她的身材在子彬家的這些老女人中算是最好的。她有一個十分突出的地方,就是她的乳暈非常大,差不多有一半的乳房大了,尤其是在她的乳房的上半部各紋著一個字,十分醒目,是紅色的“賤”兩個字。這是子彬前兩天剛剛給她紋上去的,子彬準備這幾天把其他老婦的身上也紋上字。子彬已經想好了,在媽媽的騷俜兩側的大腿根處紋上“欠操”兩個字,在奶奶的大屁股紋上“老羞”,而在吳媽的肚皮上紋上“騷俜”兩個字,至于68歲的劉婆婆,子彬要在她的小肚子上紋上“臭”

兩個字。

王媽兩手放在大腿兩側,躬身道︰“少爺,我家王八已經把車停在門口了。”

子彬點了一下頭,看著她,突然心念一動,道︰“王媽,你跟著一道去吧!”

王媽的臉上現出驚喜的表情,立即道︰“是!老婢立刻去穿衣服。”

子彬說︰“不用了。”

子彬給她們規定在家里不許穿衣服,出門可以穿,但子彬突然有了一個念頭,就讓她這樣去,反正不用她下車,而坐在車里,外面是看不到的。

王媽果然興奮起來,想到可以和少爺一起出去,又不用穿衣服,一定是少爺又想操她了,她想到這兒,臉上竟然浮起了一片紅雲。

子彬鑽進汽車內,坐在王八駕駛座的後面,王媽識趣地把屁股轉到子彬這邊,左腿搭在後座靠背上,右腿聳拉在座位下,整個身子躺在後座上,這樣一來,子彬就可以很舒服地摸到她的旁。王八看見媳婦這個姿勢就上來了,面色有些通紅。

“少爺,她…………?”

“怎麼樣?你不願意你老婆跟我們一起去嗎?”

“當然願意,少爺!俺老婆就是讓少爺玩的,只不過…………”

“王八,少爺讓我去,我很高興呢!你不也是喜歡讓少爺操我嗎?”

“是喜歡,少爺操你,就是俺的榮幸,只不過…………”

“你倒底想說什麼?”子彬有些生氣。

“啊,對不起,少爺,俺今天本來有一個禮物要送給少爺玩的。帶她俺怕你沒有時間。”

“哈,還有禮物送給我?說說是什麼?”

“是這樣,少爺,俺把老娘從老家接回來了,俺想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“啊,真的啊!太好了,我听你跟我說過你老娘,你想把你老娘送給我?”

“是,少爺,俺前天把老娘接來的,暫時把她安置在我一個朋友那里,本來想…………”

“想什麼?今天就接回來,這里又不是沒有她住的地方。你娘多大歲數了?”

“少爺,俺娘今年七十六了,長年勞作,身體非常好,耳不聾眼不花,俺跟她說了少爺的事,她很高興呢。只是擔心少爺看不上她是一個鄉下老太婆。”

“不,沒關系,我喜歡,王八,你干得好!記著提醒我給你加工錢。快開車,辦完事,就去接你娘。”

王媽躺在那兒,也是興奮得淫水四溢,一手揉著自己的陰蒂,一手搓著乳房,媚眼迷離地看著丈夫道︰“王八老公,你怎麼沒跟我說娘的事?我已經十多年沒有看見過她了。我還記得她跟村子後山那個廟里的老和尚操麻龐情形。”

“那老和尚早就死了,這兩年她一直住在那個廟里,你還記得當年那兩個小沙彌嗎?娘一直和他倆在一起。”

“啊,我想起來了,其中一個小沙彌長著一根彎曲的雞巴,好玩極了!咦,王八,你怎麼想起把娘接來讓少爺操呢?”

“少爺對俺這麼好,不但管吃管住,還給俺這麼高的工錢,還讓俺在公司做事。俺沒有什麼能報答少爺的,難得少爺有這個嗜好,喜歡玩老女人,俺自然就要這麼做了。其實早就這麼想了,只是前幾年一直說服不了老娘,她不願意離開故土,上個月才做通的。俺就急忙把她接來了。”

到公司辦完事,就一直驅車去王八的朋友家里,準備把她老娘接了過來。

到了地方,王媽留在車里,子彬和王八上了樓,在四樓的一個門前,王八按了按門鈴,過了一會兒,里面有人答話,門一開,迎面見到的竟然是一個五十上下的婦人,只見這女人頭發還散亂著,面色潮紅,衣裳不整,好象剛剛做過什麼激烈活動似。子彬注意到她的雙乳很大,而且差不多有一半要掉在外面,體形已經有些雍腫,不過看得出她年輕時一定很漂亮。

看見王八,婦人笑了一笑,道︰“喲,王八來了。這位是?”

王八連忙介紹道︰“碧姐,這位就是我的老板,我家少爺。”

“喲,真是年輕有為呀!今天真是貴客臨門,老婦真是太激動了。快快,請進請進!在這方園幾百里您是無人不知,無人不曉,這麼尊貴的的人能光監老婆子的寒舍,真是真是…………”她有些激動,不知說什麼好了,手忙腳亂地整理著衣服,一邊往客廳里讓。

子彬點點頭,道︰“你好,碧姨!”

“啊,這可不敢當!叫我碧姐好了。老頭子,快點出來,看看誰到咱家來了!”

子彬和王八剛坐定,從里屋慌忙地跑出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,一看就是剛剛穿好衣服,氣還喘不均呢。子彬和王八對看了一眼,自然是心知肚明,不過子彬心里有些不痛快,王八的老娘還沒到子彬手里,就讓他們給上了,媽的!

王八顯然看出了子彬的心思,站起來,對碧姨兩口子說照顧好子彬,就走近里屋去了。

子彬坐在那兒,看著在子彬面前站著的這老兩口,一副緊張的樣子,心里有些好笑。碧姨的丈夫是一個老實巴交的男人,子彬注意到他的褲子拉鏈還沒有拉好。

“少…………少爺,您喝點什麼?”

“就倒杯白水給我吧。”子彬想他們家也不見得有什麼好酒好茶。

“好好,少……少爺,我這就給您拿來。”碧姨說完,轉身走開,臨走前偷偷捏了一把老頭子。

老頭子雖然會意但因為緊張,一張臉漲得通紅,也不知說什麼好。只是一味的傻笑。子彬也不知跟他說什麼,好在這時王八出來了,算是解了圍。

在他身後,子彬看見了一位確有七十多歲的老太婆,一頭白發在腦後盤了一個饅頭大的發髻,一張圓臉上透著長年在田間勞作的痕跡,額頭和眼角的皺紋很深,嘴巴癟著,可能是沒有了牙的緣故。身上穿著一件對襟的藍色布衫,兩只大奶子已經耷拉在肚皮上了,下身是一條深色長褲,褲角卻是扎起來的,下面是一對三寸金蓮,一看見這雙腳,子彬就不由得興奮起來。子彬家里雖然有奶奶,劉婆婆這些上了年紀的老太婆,她們小時候雖然也是生活在民國時期,但那時在縣城里已經廢除了裹腳的習慣,奶奶和劉婆婆只裹了幾天就松開了,腳形根本沒有變。而這位王八的娘,生活在農村,又比奶奶和劉婆婆的年紀大,至今還裹著腳,象子彬這個年紀,很少有機會看見真正的女人裹腳。一想到這個裹腳的老太婆即將成為子彬的胯下之物,子彬就興奮起來。

在老太婆的身後,還跟著一個年約三十多歲的婦人,長得豐滿漂亮,性感迷人,卻不知是那一位。經介紹才知是碧姨的女兒,原來子彬的擔心是錯的,在屋子里和碧姨的丈夫性交的不是王八的老娘,而是他們的女兒,這位玲姐。

“少爺,這就是俺娘,娘,這位是俺家少爺。”

“少爺!”

“唔!很好!王八,你娘果然長得很風騷,真看不出,七十多歲了,而且長年在鄉下做農活,身材皮膚還不錯。瞧她的臉並不像我想像的那樣又黑又皺,尤其是那雙小腳,真是讓我高興。”

“謝謝少爺!”

“少爺,俺娘的身子也很滑,皮膚雖然不象城里人那麼白,但並不粗糙。娘,您脫了衣服讓少爺看看。”

老太婆的臉“騰”的紅了起來,站在那兒不知如何是好。

這時碧姨已經端了白水過來,听到這句話,就勸老太婆道︰“大娘,大家都知道少爺今天來干什麼,你就別不好意思了,就脫了吧。”碧姨這兩天遵照王八的意思,已經給她洗了好幾遍澡了,渾身上下弄了個干干淨淨,就等著子彬來了。

說著就上前幫著解她的衣扣。一直在一旁緊盯著子彬看的玲姐,此時悄悄地坐在子彬的身邊,故意把碩大的奶子在他的眼前晃來晃去,一只小手悄悄地放在子彬的大腿上撫摸著。子彬回頭看了看她,伸手在她的臉上刮了一下,玲姐興奮得快要哭出來了。

這時,碧姨已經把王八娘的上衣解開脫下,並扯掉了里面的肚兜,老太婆的皮膚果然不是很粗糙,不白可也不是太黑,可能是長年勞動,她的皮膚並不十分松馳,看上去比奶奶和劉婆婆的皮膚還要緊。她的奶子就象兩只大吊瓜,並不是巨大,但非常長,已經過了肚臍眼兒了。奶頭也是粗長的醬紫色。等到褲子完全脫下來,只見她的突起的小肚子下面,臣毛茂盛,油黑發亮,這和她的一頭白發相映成趣。

玲姐突然把手放在子彬的胯下,伏在他耳邊道︰“少爺,你的大雞巴硬了!”

一邊說,一邊就解開了子彬的褲子,“撲楞”一下,子彬的大雞巴就跳了出來。

玲姐兩眼放光,不由得大叫了一聲。嚇了全屋里的人一跳。一齊回頭看來。

“噢,天呀!好大的雞巴!”碧姨也驚呼起來。

王八娘本來還有些遲疑,一看到這根大雞巴,立刻渾然忘我,兩條老腿都不由自主的抖了起來。

“啊,我本來認為我爸爸的雞巴就夠大了,比那些天天操我的男人包括我丈夫都大,沒想到少爺的雞巴這麼大,真是我生平未見的。媽媽,快來,看看少爺的雞巴。”

“啊,我看見了,讓這麼樣的大雞巴操壘,就算被操死了也是心甘情願。”

“對呀!對呀!我愛死它了。”

子彬現在沒心情跟她們母女玩,他招呼老太婆過來。王八把他娘拉過來,站在少爺面前。子彬伸手在老太婆的胯下摸了一下,居然是滿手淫水。

“ ,沒想到你這麼大歲數了,騷水這麼多。來,躺在地上,叉開腿。”

“少…………少爺,俺常听俺兒說您的雞巴大,操起娘們兒來又狠又硬,俺就在家里非常向往,今天一見,俺真是太高興了!俺活了快八十歲了,讓無數根大雞巴操過,可從未見過象您這樣大的,俺看過的有比您長的,但沒有您的粗,比您粗的,又沒有您的長,象您這樣又粗又長的,真是寶貝呀!俺今天就是被您操死,老婦也是心甘情願!”

王八娘一邊說著,一邊听話地躺在地上,叉開了腿。王八跨站在老娘的頭上方,雙手抓住老娘的兩只小腳,向上拎了起來,這樣老太婆的整個屁股就朝天舉了起來,正對著子彬的臉。

茂盛的旁雍叢中,王八娘的老旁被抻得大大的,暴露在眾人面前。只見這張老羞呈紫黑色,只在洞口處露出紅紅的肉色,下面的肛門也是黑色的,腸肉向外翻出,看得出來,也是經常肛交。子彬用手指在她的旁玄插了插,唔,熱乎乎的,已經沒有什麼彈性了。他突然用手啪啪地抽打著她的陰部,眾人猝不及防,老太婆也不由得叫了起來。

“啊,少…………少爺,好痛呀!啊!”

他打得興起,彎腰脫了腳上的皮鞋,連鞋底的灰土都不磕掉,彭彭地用鞋底兒抽著她的老旁。老太婆痛得鼻涕眼淚一起出來,想躲開,怎奈兒子抓著自己的腳,無法移動。

碧姨一家人,先由驚懼後變興奮。碧姨已經開始脫衣服,而碧姨的丈夫早就把雞巴從褲襠里掏出擼了起來。玲姐則第一個脫了個精光,跪在地上,帶著崇拜的眼神看著子彬。

大概打了五六十下,老太婆居然由哭叫變成了快活的呻吟。而她的旁在鞋底的抽打下已經是又紅又腫的,細嫩處已有鮮血流出。眾人再看她的老旁,兩片大陰唇和小陰唇腫得緊緊的粘在了一起,子彬站起來看了一眼旁邊的碧姨,碧姨立時心領神會,走過來雙手扒開老太婆又紅又腫的陰唇,露出已經有些淤血的旁祥,子彬握住雞巴,對準她的陰道,先是輕輕地往里探了探,松緊正好,然後他開始往里插入,王八娘稀疏的眉毛痛得擰在了一起,再加上是大頭沖下,一張老臉已是憋得通紅。

子彬的雞巴在最後一寸的時候,猛地向里一沖,隨著老太婆的一聲慘叫,整個兒一根大雞巴就插進了她七十六歲的老淫里。稍作停留,便開始狠勁兒地抽插起來。

“啊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少…………少爺…………操死老婦了…………啊…

………少爺…………真有您的…………把老婦的老騷俜抽腫了再操…………真是太好了!啊啊…………大雞巴少爺…………您使勁操吧…………把老羞操爛嘍…

………操透嘍…………操…………操壞了吧!啊!“

王八听著看著親娘被少爺操得淫言浪語的亂叫,一根大雞巴也是差點脹斷,他依舊雙手把著娘的雙腳,大屁股卻蹲了下來,正好坐在娘的臉上,他娘立刻伸舌頭舔起兒子的屁眼兒和雞巴卵子。前面碧姨也是欲火高漲,趴在地上,一口叨住王八的雞巴就啜了起來。

在子彬的後面,玲姐蹲在他的屁股後面,雙手扒開子彬的屁股蛋子,露出子彬的大屁眼兒,一條靈巧的舌頭盤旋啜吸。而碧姨的丈夫擼著一根老雞巴,走到老婆的身後,從後面插進老婆的陰道里。

這一通大干,不知多長時間,大家已經換了好幾個姿勢了。現在,老太婆是坐在子彬的身上,一張老羞俎 套動著。王八操著碧姨,碧姨的丈夫操著自己的女兒玲姐。

子彬玩得非常高興,突然想起一件事情。

“呀,王八,你老婆還在車里呢!快卻拿件衣服,讓她上來。”

王八也才想起來,急忙從碧姨那兒隨便拿了一件衣服,就跑了出去。

晚上,碧姨一家人留子彬吃飯,子彬答應了。全家非常高興。

按照子彬的要求,大家都沒有穿衣服。碧姨和王媽一邊一個坐在他的旁邊,輪流喂他吃飯。玲姐也不時地湊過來喂幾口。王八的娘因為胯下被打腫了,不敢坐著,叉著兩條腿站著,卻因為一雙小腳,長時間站立不穩,這頓飯吃得極其艱難。王八在家里就從不上桌和少爺一起吃飯,所以一直站在旁邊伺候著。本來碧姨看到王八不上桌,也不想讓丈夫上的,但子彬說,這是在你們家,男主人還是可以上桌的,這才在桌邊搭了一個側位。

席間,碧姨問子彬為什麼喜歡操她們這樣的老旁,而不去操那些少女呢?

子彬告訴她操老麻的妙處。

王八娘在一旁怯怯地道︰“少…………少爺,俺…………俺……”

“你想說什麼就說吧!”

“是!少爺,是這樣,俺想您既然這麼喜歡操老麻,俺想可以替您…………

嗯…………替您找幾個。“

“噢,真的?太好了!你快點說!”

“是這樣少爺,俺有幾個老姐妹,也是孤寡老婆子,她們和老婦一樣也是很騷的。”

“哈,你還知道你是騷貨呀?好,她們也在你的鄉下嗎?”

“是,不過,她們歲數大了,沒有什麼生活來源,如果來了,少爺雖然可以操到老麻,但也多了許多麻煩。”

“沒關系,少爺不缺她們的嘴,讓她來吧,以後你們就住在一起,等回去我讓她們給你們收拾出幾間房子,你們就住下吧。”

“謝謝少爺,老婦真是不知那輩子積了德,讓少爺這樣瞧得起。”

“好了,別說了,快點告訴我,那幾個老婆子什麼樣?”

“是!少爺!一共是三個,其中一個是俺的表姐,今年剛好80歲了。”

“啊!”眾人叫了起來,子彬更加興奮。

“都80歲了,還能操嗎?”碧姨有些不信。

“或許城里人到了80歲,身體就不行了,可在俺們鄉下,80歲的人上山打柴,下田插秧,是常有的事情。俺表姐耳不聾眼不花,什麼病也沒有,連感冒都很少得。她的性欲比俺還強。在俺們鄉下重男輕女,承繼香火的傳統很強,但她因為年輕時縱欲過度,被操壞了伺,生不了娃兒,十里八村的男人都不娶她,卻都跟她睡過,因此,她直到80歲了,還是孤身一人。幾年前還有人操她,這些年操她的人越來越少了,她也越來越覺寂寞。因為俺在村後的廟里和兩個和尚住,所以為了讓她高興,我就經常把她找到廟里來,讓那兩個和尚操操她,算是給她解解悶兒。跟你們說,我表姐還有一個絕活,你們猜是什麼?”

“是什麼?”眾人的情緒都被她挑了起來,異口同聲地問道。

王八娘得意地說︰“我表姐願意和牲口操麻。”

“和牲口操麻?”眾人驚訝地叫了起來。

玲姐本來是伏在子彬的腿上,一邊啜著子彬的雞巴,一邊豎起耳朵听著,這時忍不住開口道︰“王奶奶你是說,她和狗呀、馬呀什麼的操麻?”

“是呀!鄉下的牲口很多的,什麼豬呀,狗呀,牛馬羊呀,她都被操過。”

碧姨不信道︰“我不信,豬、狗的雞巴我見過,不算太大,可是馬的雞巴我在電視里看到過,伸出來就象一個人的胳膊那麼長,那麼粗,怎麼操進去呀?”

“哎呀,媽媽,你忘了上個月我拿回來的光碟里就有這馬操的鏡頭嗎?”

“對,我想起來了,當時我還說這能行嗎?沒想到那女人真的就把馬雞巴塞進去了。”

王媽在一旁對婆婆道︰“婆婆,你快點說說你表姐是怎麼樣讓牲口操的?”

“說起來也沒什麼,俺第一次看見她和牲口操麻,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,那時候她才五十多歲,有一天俺去她家找她,因為俺剛剛認識一個從外地來的小伙子,非常棒,俺和他就在俺家的後院里整整操了兩天兩夜,俺就想讓俺表姐也嘗嘗他大雞巴的滋味,于是,俺就去了她家,俺一進門,就听見里屋里傳出呻吟的聲音,本來這種事情沒有什麼,俺經常會在她那里遇到的,可這次俺覺得有些不對勁,一進去俺就看見俺表姐,一絲不掛地在地上蹶著,一條大黃狗正趴在她的後背上,狗屁股快速地前後抽動著,俺清楚地看見狗的那條紅紅的雞巴在俺表姐的旁玄出出進進。”

“哇塞!真雞巴棒!”玲姐在一旁嘆道。

“是呀,玲小姐。後來俺就多次看見表姐用嘴啜馬雞巴、驢雞巴。”

“那你讓沒讓馬操過呀?”碧姨問道。這是眾人都想知道的答案。

王八的娘居然有些不好意思,一張老臉微微發紅,低頭道︰“操過幾次。不過,俺比較喜歡狗雞巴,俺還用手掏過馬和牛瘦,整個胳膊都能伸進去,很過癮。”

“除了你表姐,還有兩個呢?說說吧?”子彬打斷她的話。

“是,對不起,少爺!另外兩個,一個姓張,一個姓李,都跟俺同歲,七十六了。張婆婆有一個兒子,很早就離家出走了,李婆婆單身一人。”

“很好,你先跟我回家,過幾天讓王八陪你回去把她們帶來,好了,今天就到這兒,我要回去了。”

話一出口,就見碧姨和玲姐同時跪在地上,齊叫少爺。

大家一楞,碧姨的丈夫也是不知發生了什麼事。

“你們………………?”子彬不解。

碧姨捅了女兒一下,玲姐開口道︰“少爺,我和媽媽有一個不情之請。”

“你們說吧!”

“是這樣,我們早就仰慕少爺的大名,今日一見真是三生有幸,我和媽媽想跟少爺一起到你的府上,日夜伺候少爺萬請少爺恩準!”

“是這樣!嗯…………”子彬看了一眼碧姨的丈夫。他急忙道︰“少爺,我也是十分敬重少爺,她們娘倆能夠伺候少爺,是她們的福氣。”

“好吧,既然你也這麼說,那就這樣吧!說實話,碧姨的老旁突瞎很好。”

“少爺,人家的小啾就不好嗎?”玲姐發起嗔來。

“好好!那我們先回去,過兩天你們就過來吧。”

母女一齊叩首稱謝。

過了幾天,碧姨母女果真來了,連碧姨的丈夫也一起跟來,表示願意在這里無償打工,只要一口飯吃就行,並對子彬能夠收留並操他的老婆和女兒表示感謝。

子彬非常高興,叫來吳媽,吩咐她把家里人都叫了來,跟大家見見面。

大廳里,子彬坐在上首的正座上,廳下,左邊是奶奶、媽媽和劉婆婆,右邊則是王八和他的娘、老婆王媽,吳媽和她丈夫,碧姨一家人,所有人都是一絲不掛。

子彬介紹大家認識,並招呼王八、烏龜和碧姨的丈夫過來,碧姨的丈夫姓曹,子彬對他道︰“到我這里來,你就要遵守我的規矩,你姓曹,以後就叫你………

…嗯…………你就叫操你媽吧!以後無論誰叫你操你媽,你就要答應,听到了嗎?“

“听到了,謝謝少爺!”

“好,你們先出去吧。烏龜,你告訴他該做些什麼。”

“是,少爺!來吧,操你媽!”

操你媽低頭道︰“是!”

三個人就退了出去。

一旁的玲姐看見父親的樣子,撲哧一下笑了出來。

子彬臉一沉,叫道︰“你過來!”

玲姐嚇了一跳,立即收了笑容,低頭走了過來。

“過來近一點兒!”

玲姐站在子彬的面前。

“抬起頭來!”

玲姐剛一揚臉,子彬突然狠狠抽了她一記耳光,罵道︰“賤貨,你剛才笑什麼?”

玲姐猝不及防,剛要去捂臉,“啪”的一下,又一記耳光打在另一邊臉上。

“媽的,誰讓你捂臉的?”

玲姐張嘴要說什麼,突然眼前一黑,耳邊只听一陣闢闢啪啪的聲音,她的臉立即變得又紅又腫。

“听著,賤貨,在這里你就是一個性工具,是性奴,沒有我的命令,就要始終保持安靜,讓你笑你必須笑,讓你哭就一定要哭,打你的時候,不能躲開,更加不能反抗,而且每次打你的時候,都要叫說謝謝少爺,听到沒有?”

“听到了!”

子彬啪地一下又狠狠地抽了她一記耳光,罵道︰“操你媽的,你沒有吃飯嗎?

大點聲!“

“是,听到了,少爺!”玲姐徹底屈服了。那一瞬間,仿佛少爺在她眼里就是神。

在一旁的碧姨開始渾身發抖,同時又有一種莫明的興奮,胯下居然開始淌水了。看到子彬的眼光向她望來,她嚇得撲 一聲跪在地上,磕頭道︰“淫婦也听到了,謝謝少爺教誨!”

子彬哼了一聲,轉頭對吳媽道︰“你過來。”

吳媽走上前來,站在子彬的面前,听侯分咐。

“你去安排一下,下午我要開個派對,算是對她們的迎接吧。”

“是,少爺,老婦這就去辦。”

“王八呢?”

“我在這兒,少爺!”一個身材壯碩的漢子,從後面轉了過來。

“王八,你去公司安排一下,就象以往那樣就行。”

“是,少爺!”王八神色謙恭,低聲但十分清晰地答道。

“好了,你們去吧,我要休息一下,安排完了,告訴我。碧姨,玲姐,你們倆個到我房間去等我。”

“是,少爺!”

母女倆興奮地來到他的臥室。

子彬的媽媽和劉婆婆早已把床鋪收拾好了,寬大的床上在床尾還鋪了一塊白色的塑料布。

看見碧姨母女倆進來,子彬媽和劉婆婆迎了上來,示意兩人在床頭前的地上跪下,母女倆不知將要發生什麼事,心里有一種既期待又有些恐懼的感覺。

子彬媽道︰“小碧呀!”她其實比碧姨大不了幾歲,但因為身份特殊,口氣中自然有一種居高臨下的味道,“听我兒子說,是你們母女倆主動要求來我們家的?”

“是的!”碧姨低頭應道。

“哦,為什麼呢?”

“回夫人的話,我家老頭子和王八是好朋友,對少爺早有耳聞,听了許多關于少爺的事,心中一直對少爺十分響往,這次能得償所願,實在是我們母女的幸運。”

“呵呵,是這樣啊!不過,凡是到我們家的人,初來都有規矩的,你能夠遵守嗎?”

“能!”

“能?”一個顯得十分蒼老的聲音在一旁響起,是劉婆婆說話了。

“女人進了這個家門,就不能把自己當做是人,而是一個性工具,是男人的玩物,甚至是男人的排泄器具,你知道嗎?”

子彬媽聲音柔和地問道︰“知道什麼是排泄器具嗎?”

碧姨搖了搖頭,一邊的玲子接口道︰“我知道。”

“哦,你說說看。”

“排泄器具就是把女人當作男人排泄的工具,讓男人把屎尿拉在女人身上。”

“哦,那然後呢?”

“然後?”玲子搖搖頭。

“然後,你們要把少爺的屎尿吃掉。”劉婆婆在一旁說道。

碧姨大吃一驚,這種事她是聞所未聞,不由得張大了嘴。玲子卻淺淺的一笑,低聲道︰“我知道了,我看過這方面的影碟。”

“你知道?”碧姨問女兒,“怎麼回事?”

“媽,就是讓少爺在你的嘴里拉屎,撒尿,然後你一邊接,一邊要吃掉的。”

“啊,會有這種事?多髒啊,那東西能吃嗎?我會惡心死的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我看片子里的女人吃得很香的樣子,還把大便全涂在身上,臉上,樣子很舒服的。”

“哦!”碧姨的臉上露出茫然的神色,仿佛在想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景。

“看見床上的這塊塑料布了嗎?呆一會兒我兒子就會在這里拉屎給你們,你們就要把它吃下去。”

“啊!?”碧姨嚇了一跳,不由得又張大了嘴。

劉婆婆哈哈一笑,道︰“你不用現在張嘴的,等一會兒才會有呢!放心,一會兒我先示範給你們看,跟著我做就行了。你們會習慣的,如果不習慣,我想你們會知道少爺怎麼樣處罰你們的,除非你們現在決定不做,離開這個家,現在還不晚。”

“是的,你們可以考慮,再過一會兒,等我兒子來了,想後悔都來不及了。”

母女倆終于沒有走,當子彬坐在床頭的時候,母女倆已經全身一絲不掛地跪在了他的腳下。
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
情趣用品  跳蛋  電動按摩棒  充氣娃娃  AV女優專用配件  威而柔
美媚共和國  電動轉珠按摩棒  超逼真按摩棒  持久套環  電動自慰器  跳蛋
熱門小說:
姐妹都幹
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
愛上一個妓女
和妹妹的經歷
瓦斯工奇遇
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
別人的女友
老師…對不起!幹痛了妳!!
幹兒媳真過癮
做愛如少年
相關文章:
再來吧,姑母
和姐姐的幾年亂倫
小妹和後媽
迷倫亂常
淫蕩音樂老師(我的音樂老師、巨乳音樂老師)
公車上媽媽誘惑我
我和妹妹的錯愛
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
全家樂
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