表姊和我的姦情 近親亂倫

炙熱的夏天,早晚比較涼快。明雄清晨醒來,看看天色尚早,他又閉上眼睛,預備再睡一會兒,忽然門外響起敲門聲。明雄心裡嘀咕著,真討厭!

「少爺!你醒了沒有,太太請你有事。」

他聽出來,這是下女阿美的聲音。於是便道:「醒來啦,你去告訴太太,我穿好衣服就來!」

他拉開了被,披上晨衣,很快地來到母親房內,此時父親尚未起床,母親正面對穿衣鏡整理著髮鬢,她從鏡中一見到明雄進來,就放下梳子,回過頭來。她輕聲的道:「今天是你父親的生日,去通知你表姐一聲,這孩子的命,也實在是太苦太可憐啦!」

母親的表情,明雄看出是不想吵醒父親。

他也輕聲的答道:「好!我現在就去。」

床上的父親,根本就己醒來,他聽到了他們母子兩個人的對話,禁不住也隨聲長歎了起來。

他說道:「唉!的確不錯,麗珍也實在是可憐啦,年紀輕輕的就死了丈夫,一向又是驕生慣養..要再介紹門親事,普通人她又看不上眼,真是...」

台北市的街頭,清晨車輛行人都很稀少。明雄騎上摩托車,開足馬力,轉過幾條街道,來到表姊家,是幢獨門獨戶的三層樓西式洋房。向前按鈴叫門,大門「呀」的一聲打開。從門裡走出來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,名叫亦含,和表姊同鄉,是來幫 的。

她面現驚訝的道:「呀!表少爺你早,少奶奶還沒起床呢!」,看來亦含是要出外買東西,上身穿著一件T恤,下身穿著一件海灘褲,可以看得出來身材姣好,尤其是那雙腿修長勻稱,有泳裝女郎的水準;胸部和臀部也稱得上是『前凸後翹』,只可惜身材嬌小了些。

擦身而過的時候,明雄用手輕拍了下她的臀部,那彈性真好...,亦含也不以為意地笑笑,就出門買東西了。

表姐的房間,是在三樓房。明雄走近門前。麗珍所養的哈八狗「莉莉」搖頭擺尾的向他表示親熱。

明雄蹲下道:「莉莉乖,你的主人起床了嗎?」,莉莉只是用舌頭去舔明雄的拖鞋。

明雄笑著拍拍它的頭,摸摸它全身細可愛的白毛,然後把它抱了起來,走到表姐門前。房門是關著的,他猜想表姐一定還未起床。不叫她吧!今天是星期天,她不知道要睡到何時才會醒來?猶豫了一會兒,決心敲門把她叫醒。

可是他「表姐」二字還未叫出口,手掌剛觸及房門即應手而開,敢情是根本沒上鎖。表姐弟二人自小一起長大。明雄今年雖已十八歲了,再過兩個月即要投考大學,但卻是孩子氣未脫,調皮又好動。尤其是在自己撒嬌慣了的大表姐之前,更是頑皮。

明雄心道:「好呀!睡覺不關房門,看我不嚇你一下才怪呢!」

明雄心內決定,要給她一個警告,讓她改過這個不好的習慣。他放下小狗,輕輕推開房門。他悄悄舉步入內。表姐的床,是在門後,進門後必須轉身或扭頭向右,方能看到,否則會被門遮住。

明雄悄悄進入房內,先看看梳 台前,及對面的沙發之上沒有表姐的身影,然後才將目光移到床上。

「呀……」

他禁不住跳了起來,腦海裡一震。一個雄偉的身子,卻呆立著不知所措,明雄怔住了,他有點不大相信自已的眼睛。於是他揉揉了眼再看,那無邊春色的景致,卻仍絲毫未變的呈現在眼前。

她仰臥在床上,雙目緊閉。她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。全身膚色雪白,映著晨光,發出感人的光亮,玲瓏美艷,豐滿成熟的肉體,無處不動人心神,垂涎欲滴。表姐白嫩的肉體,除胸部突起的雙乳,戴著一件粉紅色的乳罩,及小腹上蓋著毛巾外,全身一覽無遺。

更令人訝異的是她竟連三角褲都未穿,雙腿微微分開貼床平臥,兩中間那迷人的地方,微微聳起。上面生著一些稀稀的捲曲柔毛,往下即是一道嫣紅嬌嫩的紅溝。因她兩腿分開不大,同時明雄站立的地方也太遠,是以這個秘的所在,看的不夠真切。

明雄雖是神俊異常,儀表不凡的少年。但他卻是個非常純潔的小孩,不要說男女閒事,就連與初認識的女友,多說幾句話,就會臉紅。有時他雖在小說雜誌上,看到一些有關男女兩性間的事情。可是那僅是些風花雪月之事。是只可意會神往,而不能深入的。今天這幕奇景,倒是頭一次所見呢!

看得他春情動盪,神魂顛倒。久久蘊藏在體內的春情慾火,頓時來勢凶凶。而兩腿間吊著的那根肉棒兒,突然一翹而起。硬硬的熱熱的,在褲子裡顫抖跳動。似有呼之欲出之態。春情慾火,挑逗得他頭昏眼花,意亂神迷。腦海中的倫理、道德,早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,所剩下的, 是肉慾和佔有。。他一步步的向表姐的床前走去。越是接近,越看得清。表姐身上散發出來的芳香也就越濃。而明雄心裡的情火肉慾跟著焚燒得越旺。他全身顫抖,兩眼發直,輕輕的將雙手扶按床頭,彎下上身,把頭湊近,慢慢的欣賞表姐兩間,陰毛隱沒處。

明雄心道:「啊!什麼東西……」

表姐屁股溝下床單濕了一大片。在那淫水浸濕的床單上,放著一根六七寸長的膠製大陰莖,那陰莖之上,淫水未乾,水珠光亮。

明雄驚得叫出聲來:

「哎呀…………」

他抬頭一看,好在表姐沒有被他吵醒,方才放下心來,悄悄地把那膠製的陰莖取了過來。

拿在手中看看,很快放在衣袋內。由這根假陰莖的出現,明雄已毫不困難的推斷得出表姐的作為與心情,他心內的忌憚稍減。

心想:「表姐極需此道,我縱然稍嫌放肆,想不致受到責難」。

他意念既決,再加上眼前一絲不掛美妙玉體的引誘挑逗,他勇氣倍增,毫無顧忌的脫下自己全身衣褲,輕輕的爬上床去。猛的一個翻身,壓在那個美妙的肉體之上,雙手迅速的由表姐的後背伸入,死命的將她抱住。

「哎呀……誰…表弟你…你…」

表姐麗珍好夢方甜,突然生此巨變,嚇得她魂離玉體,臉色發白,全身顫抖。她雖然已看清是表弟明雄,內心稍定。但因驚嚇過度,再加上壓在上面的表弟,不知道憐香惜玉的拚命抱緊,使得她張嘴結舌,半天喘不過氣來。

明雄忙道:「表姐……我不是有意……求求你……慾火快把我燒死啦!」一點不假,從未經過此道的明雄,他意外的獲得人間至寶,懷中抱著個柔軟滑潤的玉體,使她興奮萬分。

一股熱流,像觸電般,通過他的全身。女人特有的幽香,一陣陣的捲入鼻中。使他頭昏腦漲,難於禁持了。下意識的,他 知道挺起他那根鐵硬的陰莖,亂動亂頂。

麗珍急道:「明雄你究竟要幹什麼?」

明雄道:「我……我要插……」

麗珍道:「你先下來,我都要被你壓死啦!」

明雄道:「不……我實在等不了………」

麗珍道:「哎呀……你壓死人家了啦……」

明雄道:「好表姐……求求你,等會我向你陪罪……」

內向不好活動的男人,別看他們平時跟女孩子一樣,做起事來斯斯文文,一點沒有大丈夫氣派。可是背地裡幹起事來,卻比任何人都狠。使你望塵莫及,難與比諭。就看現在的明雄,活像一隻粗野無知的野獸,一味的凶狠胡為;對麗珍的哀求,根本不予理會。他沒有一點憐香惜玉之情。好像他一鬆手,身下的這個可人兒,就會立即生了翅膀飛去,永遠找不到,亦抓不著。

其實麗珍也不想放棄這個銷魂的機會。何況眼下這個英俊的表弟,正是她理想人兒。苦的是明雄未經此道,不曉得個中妙絕。調情、引誘、挑逗等種種手段,他完全不會是以弄了半天,毫無進展。終是白費氣力,徒勞無功。表姐麗珍呢?因一上來驚嚇過度,一時半刻春情慾火未發。而且壓住自己的這人,是平時對她極敬愛尊重的表弟。縱然心裡極願意,她也不敢說。

此刻只好故意裝正經,有意不讓他輕易得手。

過了一會,明雄頭上青筋暴露,全身汗濕。麗珍看了心有不忍。

暗想:表弟是個沒進過城,上過街的土包子,看他這個勁兒,如不嘗到一點甜頭,消消火氣,勢難善罷。再說自己驚懼已消,身體經過異性的接觸磨擦,體內已是春情動盪,慾火漸升,一股股熱辣辣的氣流,在全身鑽動。下體隱秘洞口之內,酥酥癢癢的,淫水已開始外流,也極需要嘗嘗這個黑馬的滋味。

她故意發怒的咬咬牙,瞪瞪眼,恨聲道:「表弟,沒辨法,我答允你!」

說著,她兩腿向左右移開來。豐滿嬌嫩的小穴,立即張了開來。

明雄道:「謝謝表姐,我會報答你的賜予的。」

麗珍道:「不用你報答,先聽我的話,不要抱我太緊,把手掌按到床 上,把上身支起來。」

明雄道:「好!」

麗珍又道:「兩腿微分跪在我兩腿間。」

明雄依言做了。

麗珍道:「先不忙插,摸摸它,看看有水沒水………」

明雄的手探到她的陰戶上去摸著。

麗珍一陣顫抖,笑道:「對!就是這樣,慢慢用手指往裡摸,待會表姐讓你好好插。」

她嘴裡在支使明雄,而手卻未閒。她三把兩把的,即將乳罩拿下,丟在一邊,好像似要與明雄比美,看看究竟誰的香艷肉感,美到極點。說真的,這雙白嫩豐潤,光亮柔滑的高聳乳峰,的確美妙非凡、紅而發光的乳頭、潔白細嫩的小腹、看上去真像熟透的仙桃,令人垂涎欲滴。

表姐的乳罩既脫,明雄的雙目突亮。

他禁不住輕輕哼了聲:「啊……真美……」

他要不是怕表姐生氣,必會伸手揉弄一番;或用嘴輕輕的咬它幾口。

麗珍盡量設法安撫明雄,她想把他體內狂熱的慾火,慢慢安撫下來,使他不致妄動胡為。然後可不慌不忙的慢慢消魂一番。可巧的是,她這番心思並沒有白費。明雄雖然是慾火中澆,難以自持,但表姐態度轉變,言詞語句,每每都是他渴望瞭解獲得的事,聽得心內甜甜,受用之極。他理解今天,遲早必能如願。於是便把心內春情慾火,強行壓了下來。他完全聽令麗珍的擺佈。

麗珍道:「哦……對……表弟……就是這兒……那個小小圓圓的東西……你用勁使力不行……要用兩個指頭輕輕捏……」,明雄照著她的話做,用手指輕輕捏弄著。

麗珍漸漸地浪起來了:「吁……表弟真乖……我……哎呀……癢啊……」

明雄道:「呀……表姐……水好多呀!」

麗珍道:「傻子,水多才好插呀……表弟……哎呀……用力插吧……癢死人啦……」

明雄道:「表姐……怎麼弄法嘛?」

麗珍道:「哎呀……表弟……姐姐讓你痛快……嗯……現在你把雞雞……慢慢往穴裡插……」

這幾句話,明雄如獲至寶,於是他急不容緩的一伏身,就猛插。

麗珍叫起來:「哎呀……歪了……」

明雄趕忙又把陰莖提了起來,在她的陰戶上亂頂亂刺的。

麗珍道:「不是那裡……往上……不對……太高了……」,明雄將陰莖抬高了,比了比姿勢。

麗珍道:「用手扶著它……慢慢插入……」

雖然麗珍不斷的指點,並將兩腿大開,使得陰戶整個露了出來,好讓他順利插入。但因於明雄對此道從未經歷,此時心內發慌,手腳顫抖,把握不住時機,插的不准,僅在穴門上亂動。

另一個原因,是他的陰莖實在粗大,委實不易插入。所以插了一陣,仍未插入。反而弄得穴門極痛,陰莖發酸了。麗珍此時慾火已發,似有不耐,一伸手握住明雄的陰莖,引導著指向穴門,助他一臂之力。

麗珍叫了起來:「哎呀……媽……好大……讓我看看。」

他一伸手握住一隻又硬又熱,把握不住的陰莖。她忙把手縮回,一翻身坐了起來。這根陰莖確實非一般雞巴可以比擬的。看它從頭至尾,少說也有八寸來長。那紫紅的大龜頭,呈三角肉,大得驚人。

麗珍雖是寡婦,但除了自己死去的丈夫外,未曾接觸過其他男性,她做夢也未想到,人的身上會長這麼大的東西。而自己這個嫩穴,能容納得下嗎?一定會被插得漲破而死的。可是她眼看著這根大雞巴。內心又十分喜愛。小穴內一陣顫抖,浪水直流。心想,就讓他幹吧!恐怕小穴招架不住。

放棄它吧!內心又極不願。要也不是,棄又不捨。她左思右想,仍是意念難決。這時麗珍心生一計,要明雄躺在床上,那根陰莖就像是一根船桅高聳入天。麗珍先將 洞對準陰莖先塞一點進去,然後緩緩地望下坐,將整根陰莖吞進體內。

明雄覺得自己的陰莖被肉洞緊緊地包住,相當濕熱,但出乎尋常地舒服。麗珍則是覺得有一根燒紅的鐵棒插進自己的下體,頂端還直抵子宮,這時和死去的老公做愛時從沒有經歷過的。約莫過了幾秒鐘,

麗珍試著上下套動,明雄覺得陰莖上有千萬條蚯蚓或是泥鰍纏繞著,麗珍套動了差不多數十下,感到體內有一股滾熱的液體衝入,直抵子宮,就說:「表弟,你爽了嗎?」明雄這時只能點頭回應,但總覺得似乎意猶未盡。

麗珍笑說:「你爽夠了,我還沒有呢!接下來你得聽我的,可以嗎?」

明雄連忙點頭。麗珍這時候站起身來,明雄的精液從陰戶口緩緩流出,沿著大腿根一直往下流,麗珍說:「幸好今天沒關係,要不然就慘了」

明雄和麗珍離開臥室來到樓下,明雄覺得渾身有點油膩,便決定去洗個澡。明雄進入浴室後,發現這個浴室還真大。浴池足足可以容納五六個人一起泡水,而且還是個按摩浴缸,在浴缸的四面八方,都有強勁水柱往中間沖激著。

明雄毫不猶豫的便躺了下去,閉起眼睛,享受這舒服的按摩浴。

明雄敞開四肢,身體完全的放鬆下來,但是,腦海中飄湯的卻是,麗珍那滑膩的身軀、抽 的肉穴、堅挺的玉乳。不知這個按摩浴池是否經過特別設計,就那麼巧,有一道水柱正對著明雄的小弟弟直衝。沖得明雄的陰莖抖動不停,兩個小肉球撞來撞去。

在不知不覺中,明雄的小老弟又再度氣宇軒昂、抬頭挺胸。明雄心想,在這麼短的時間又站起來了,一定要把握機會,再來一炮。

明雄張開眼,赫然發現,麗珍不知何時已經悄悄進入浴室,而且,一雙妙目盯著他那再度英氣勃發的陽具,詭異的笑著。

麗珍很明白的是要和明雄一起洗澡,拿著毛巾走進浴池,坐在他的對面。

「你幫我擦沐浴乳好嗎?」麗珍說。

「好!當然好!」明雄將沐浴乳倒在手掌上,伸手由頸子開始、背後、乳房、腰部、大腿,一路仔仔細細的擦了下來,最後來到了明雄最想擦也是麗珍最希望被擦的陰戶。

明雄這時候擦得更仔細了,從兩片大陰唇、小陰唇、陰蒂,最後將手指深入了陰道。明雄感覺麗珍的陰道緊緊的含著他的手指。雖然剛才的快感還沒完全消退,充血的 肌,使得陰穴夾的較緊。明雄調皮的摳了摳手指,麗珍立刻從尚未消退的快感中,再度激昂起來。

「哼!喔….喔……….」

明雄見麗珍又再次高昂,更放心的玩弄著。明雄的指頭上下左右胡亂的戳著,麗珍感覺到一種陰莖所無法產生的樂趣。

陰莖再厲害,它終究是直的,不如手指般,可以勾來繞去、曲直如意。明雄玩弄一陣後,開始細細尋找傳說中的G點。他很有耐心的一點一點的試著,終於,他找到了!

他發現,在陰道約兩指節深的上方,有一小塊地方。每次他一刺激這裡,麗珍就是一陣哆嗦,肉穴也隨之一緊。他開始將攻擊火力集中,一次又一次的攻擊著,這一個最最敏感、最最隱密的G點。

「嗯!啊!啊!啊!....」

麗珍隨著明雄的手指的每一次攻擊,一陣陣的嘶喊著。身體也漸漸癱軟在浴池邊的地板上,隨著明雄一次次的攻擊,一次次的抽 。

明雄只覺得手指被肉穴愈束愈緊,最後實在是緊得無法再動了,只好不甘願的抽了出來。轉而欣賞麗珍陷入半昏迷狀態的驕態,肉穴外的陰唇,還一下下的隨著每一次的抽 ,一開一合。

明雄笑道:「原來肉穴還會說話呢!嘻!」

麗珍在經歷了這高潮後,決定給明雄一次特別的服務。「表弟!」

「嗯」

「人家還有一個地方你沒擦到啦!你要……..」

麗珍說著便拉著明雄的手,移到了兩臀之間的洞口。

「咦!剛才不是擦過了嗎?」

明雄更糊塗了。

「是裡面啦!」麗珍笑著說。

「喔……..」明雄恍然大悟的喔了一聲。

明雄很快的將手沾滿沐浴乳,在洞口擦來擦去,正猶豫著是否真的插進去時,麗珍手伸過來一壓,明雄的食指立刻沒入洞中。

雖然,明雄的手指都是沐浴乳,不過明雄仍小心的、慢慢的、試探性的抽插了幾下。確定麗珍的臉上沒有一絲痛苦的表情後,才放心的加快動作。滑膩的指頭,在洞口順利的進進出出,令明雄感到非常新奇。

明雄覺得這個洞口反而不如另一個洞來的緊,正感到微微的失望。

「這樣你一定不滿意吧!」

明雄用力的點點頭,心想:『又有花樣了!』暗自偷笑著。

「那就用你的那個幫人家洗一洗裡面吧!」

「哪個啊?」

明雄一時轉不過來問道。

麗珍開始吸明雄的小弟弟。

明雄其實只感到一下子的疼痛,倒是隨之而來的火熱感有些難受。

在麗珍小心而溫柔的舌功撫慰下,他便迫不及待的,要試一試後洞的滋味。麗珍細心的幫明雄的小弟弟塗了一層沐浴乳,轉過身,趴了下去,把屁股翹起,等待明雄插入。

明雄知道,自己的陽具可比手指粗得多了。因此在洞口慢慢的試著插了幾次,終於,龜頭滑進去了!明雄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新奇。洞口的肉,向一道緊身環一般,緊緊的夾著肉柱,隨著愈插入愈往後移動的束著陰莖。一直到整根插入,那一道也束著陰莖的根部了。

明雄再緩緩的退出來,那一道環也緩緩往前移。一直到了傘的邊緣,那一道環恰巧扣著那一道溝,不讓它退出去。

「哈!妙呀!」明雄讚歎道。

明雄這不過是第三次的經驗,所以他的感覺有多強烈是可想而知的。

明雄繼續退著,蹦的一下,巨傘突破了這道環的束縛,退了出來。明雄迅速的再次插入,再退出、插入、退出、.....在明雄做了一陣活塞運動後,麗珍的洞漸漸的鬆開了來。明雄也愈來愈容易抽送他的巨槍。

每一次的抽送都會發出噗嗤、噗嗤的聲響,似乎在為他們的快樂交響曲伴奏著。

明雄把手繞過去,從前方再度伸入麗珍的騷穴。手掌的角度實在太剛好了,手指插入後,只要輕輕的向內摳,便可以觸碰到剛剛才發現的G點。如果向外挺,則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小弟弟,在麗珍的體內的運動,由兩方夾攻肉穴,更可以給龜頭更大的刺激麗珍又再次陷入第N次的高潮,淫液直流,陰道一陣一陣的收縮,把明雄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往外擠。收縮的力道是如此的強勁,甚至在後洞的陰莖都感覺到了!

明雄終於也到了極限,爆發在麗珍體內深處、深處....

明雄和麗珍喘息著都癱在地板上,而明雄的陰莖慢慢的消退後,由洞口滑了出來,而射在麗珍深處的精液,也隨著流出來。麗珍的洞口似乎仍是意猶未盡的開著,期待著與陰莖的再次約會。

「這下洗得夠乾淨了吧!」

「嗯!」麗珍滿足的回答。

明雄扶起麗珍,一起進入浴池,真正好好的、徹底的洗澡………..

二人一起回到明雄家中,四人用過中餐之後,父母一起相約出去跳舞,明雄和麗珍兩人藉故說要讓二人歡度生日,就不出去了。

明雄帶麗珍回到自己的臥房,兩人迫不及待地脫去身上衣物,就又開始做愛。明雄坐在椅子上,麗珍跪在明雄面前埋著臉,嘴裡吮著他的陽具。她細瘦的身體夾在兩隻大腿之間,一隻手放在那話兒上,另一之手扶著明雄的腰。

麗珍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,已經含了二十多分鐘,扶著腰的手在明雄的大腿內側和尾骨附近遊走著。明雄逕自抽著煙,喝著威士忌,任由麗珍的手指撫摸。麗珍舌頭微妙的動作使的明雄不時閉起眼睛,明雄在享受著。

麗珍把含著的東西吐出來,用嘴唇吸吮著龜頭的表皮,發出唧唧的聲響。明雄已經達到高昂的狀態,他勉強堅持著。明雄熄掉煙,一手抓住麗珍那柔軟而有彈性的乳房。

麗珍仍然含著陽具。明雄漸漸焦躁起來,另一手也抓住另一隻乳房。麗珍的乳房一經撫弄立刻賁張,乳頭突起。明雄感到快要爆發了,一把拉起麗珍,不再讓麗珍含他的陽具。明雄很快的脫去麗珍的衣物,讓麗珍跨坐在他膝蓋上。

明雄用嘴狂亂的吸吮著麗珍的乳房,一手伸入麗珍的兩腿之間。他的手掌貼在麗珍的陰戶,有節奏的壓迫著。他感到麗珍的陰戶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。明雄將兩腿打開,麗珍的兩腳也跟著被撐開,而肉穴也隨之打開了。

明雄的手指沿著裂縫,一根一根的沒入麗珍的陰道。明雄的三根指頭完全沒入麗珍濕熱的陰道,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麗珍的肛門,而姆指撫弄著陰蒂。

「啊..嗯..」

麗珍從鼻子哼出聲音。麗珍夾起雙腿,但是明雄的膝蓋撐著使她無法如願。三根指頭在麗珍的內部擴張著。空閒的另一手在麗珍身上遊蕩著。

「嗯...噯--喔....」

麗珍興奮的叫著,感到好像同時被三個男人玩弄著。明雄的手指清楚的感覺到,麗珍的陰道愈來愈滑潤。他拔出手指,上面附著著麗珍透明、黏滑的愛液。手指好像泡了太久的水般,看起來白白皺皺的。

明雄拿起手指到鼻子邊,鼻腔聞著麗珍的愛液的味道。明雄把手指伸到麗珍的嘴邊,麗珍毫不猶疑的張口含住,捲著舌頭舔食自己的愛液。明雄把麗珍放下來,改讓麗珍背對自己跨坐在腿上。明雄的陽具高昂著,龜頭頂住麗珍的陰戶。

麗珍用手撐開陰唇,明雄的陰莖順勢就滑進麗珍的濕熱的陰道。

「啊….」

麗珍滿足的叫著。明雄的雙手繞到前面用力抓著麗珍的乳房。明雄配合膝蓋的一開一合,有節奏的抽送著。

「啊.啊.啊.啊...」

麗珍也隨著發出短促的歡吟。明雄又點了一根煙。麗珍自顧自的扭著腰,完全沉醉在性愛的歡娛中。明雄心不在焉的抽著煙。被濕熱的肉穴包住的陰莖,在麗珍深處變得愈來愈硬。明雄感覺麗珍的肉穴微微的抽搐。

「是時候了」明雄心裡想著。

麗珍邊喊邊蠕動著。明雄抱著麗珍的腰站了起來。麗珍唯恐分開般緊緊的往後頂。明雄配合以心蕩神迷的麗珍,使勁的抽送著。他想動得更急,可是以經達到極限。麗珍的身體滑落到地板上,明雄像黏著般也跟著倒下去。

明雄仍不斷對俯趴著的麗珍用力的來回衝刺。明雄的龜頭感到麗珍的陰道深處,一下下的抽搐。似忽像吸盤般一下下的吸吮著他的龜頭。他知道麗珍已經到達高潮,而他也忍不住了明雄把積蓄已久的能量,用力的射在麗珍的深處。
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


情趣用品  跳蛋  電動按摩棒  充氣娃娃  AV女優專用配件  威而柔
美媚共和國  電動轉珠按摩棒  超逼真按摩棒  持久套環  電動自慰器  跳蛋
熱門小說:
姐妹都幹
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
愛上一個妓女
和妹妹的經歷
瓦斯工奇遇
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
別人的女友
老師…對不起!幹痛了妳!!
幹兒媳真過癮
做愛如少年
相關文章:
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
和網絡女孩做愛
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
處女膜的眼淚
為了救活兒子,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
喝醉的姐姐
和姐姐的幾年亂倫
小妹和後媽
日月斬
淫蕩音樂老師(我的音樂老師、巨乳音樂老師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