閨女的母親 人妻美婦

Part 1

「媽,我來給你介紹,這是凱文。噢!這是我媽。」

璐君笑盈盈的顯得春風滿面,說完白了我一眼,一溜煙跑到臥房去了!

「伯母!」我笑著站起身點頭為禮。

「請坐,請坐,房子裡亂七八糟,你不要見笑!」伯母穿著藍春娥淡藍色的睡衣,嘴角一掛著一撮撩人的蕩笑,招呼我。

「哪裡哪裡!」我謙虛著。

「璐君這孩子,年紀小,不懂事,以後請你多愛護,多管教!」伯母一面說一面倒茶。

「璐君長的標緻,聰明伶俐,又很聽話,管教,實在不敢當!」我藉機細看伯母。

寬大的藍色睡衣,雖然看不出伯母的玲瓏曲線和三圍的尺碼。但由她那長桃身材上判斷,她的三圍不會太差。白馥馥的玉骨冰肌,在電燈光下掩映可見。瓜子臉,長長的一頭秀髮!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誘人的力量!

俗語說:「找老婆兒看丈母娘。」女兒長的漂亮,母親準不會太差!我心中暗想,她真是一個可意的妙人兒。

「凱文,請用茶!」伯母雙手擎著茶杯。

「不客氣,不客氣。」我有點失態。雙手去接伯母手中的茶杯,有意的和她的手碰了一下,心裡馬上和觸電一樣,有一陣異樣的感覺:她的手好細膩,潤滑?柔軟!

伯母報我一個本意撩人的微笑,我心中又是一蕩!

吃過晚飯,我們愉快地聊著,不覺天色已晚。

「媽,你陪凱文坐一坐,我去外邊叫宵夜!」璐君換上一身粉紅色的睡紗,笑容可掬的走進客廳!黑色的三角褲襯映一著雪白的玉體,向我飛了個媚眼。接著出門去啦。

「唉!這孩子真沒辦法,太任性!你多擔待。」伯母歎了口氣。

我藉伯母過倒茶的常口,伸手去抓她那潤滑的柔荑!

伯母滿含春意的微微一笑!不說什麼。

「凱文,你吸煙吧?我去給你拿煙!」

「謝謝你,別太客氣,我……我有…」我尚未說完,伯母的身影已回到內房。

這時,璐君突然在門口出現,她並未說話,只是用手在比劃。

先指我,再指指伯母進去的內房,然後是用右手的食指在自己的粉臉上,劃了幾劃。

這意思當然是讓我進她媽媽的臥房,然後罵我不要臉。

「謝謝你啦!」我說這話聲音很低,不會叫人聽見,於是我站起身來躡身躡足的混進伯母的臥房。

這世界上沒有所謂的貞節烈女,何況在「性」心裡得不到滿足的情況下。

原來伯母進到臥室,並非是拿煙,只是對著穿衣鏡又加一番修飾。見她手持眉筆,在本來彎彎的兩道長即,又輕輕的描上幾下。再取過粉盒,在臉上脛上一陣拭抹。最後又撒到身上不少香水!直到她對鏡一笑,認為滿意的時候,我全部看到眼裡。

我且不進房,躲在門後的暗影裡。等伯母剛一出門,我猛然裡向前將她攔腰抱住。

這動作使伯母嚇了一跳,剛想驚叫問:「誰?」我火熱的舌頭,已整個的塞了伯母一口。

我騰出一手,撩起伯母的睡衫,抓住她一隻結實的奶子,一陣子揉搓!伯母兩隻手去討攏我西裝褲的雞巴。

半天之後,伯母才推開我,給我一個意味深長的白眼,長吁一口氣,嬌嗔萬狀的說:「沒規矩,叫孩子看見。」說著她退進臥室。

「有什麼關係,我們都是一家人。」我得寸進尺的跟了進來。

「凱文,請你尊重一些,我們可不是那…………。」伯母一屁股坐在床沿上,嬌喘吁吁的裝出生氣的樣子。

「好姐姐,給我吧!我會給你滿足,我會把你帶到天上,再飄到地上!」我做出哀求的樣子。

伯母噗噗一笑,沒好氣的說:「第一次見面,就毛手動足!怕不失了你的身份?」

「好姐姐,我的親媽………」話說了一半,我撲上來,將伯母抱了個滿懷,又是一陣熱烈的長吻………

這一次我們合作得密切,舌尖抵著舌尖,嘴唇壓著嘴唇!四隻手不停的動作。我解她睡衣上的暗扣:她拉我西裝褲上的拉練,伸進去摸我的雞巴!暗扣解開啦,坑蕩蕩,白生生的酥胸,倒掛著兩顆顫巍巍的圓團團的奶子。奶子被捻的紅紅的。

我伸手又脫她的三角褲。伯母輕嗯一聲,兩腿一併,阻止我的行動,我只好由脫改摸!伸手進去撫摸她的陰毛、叢中的細縫!

剛一觸摸,伯母那久曠的浪流,已竟濕滑滑的有不少浪水流出!

這時我的雞巴,在伯母的手中,已由勃起而漸趨堅硬!伯母偷眼細曉,那貨已露稜跳腦,紫光鮮明,挺在西褲外,像沒有輪頭的桿子不住撲弄。曉,那貨已露稜跳腦,紫光鮮明,挺在西褲外,像沒有輪頭的桿子不住撲弄。

「我的親媽,給我吧。」我又在哀告。

伯母沒加可否,只是用手在扎量我的雞巴!量量約有七八寸!對於雞巴的粗度,伯母用手鑽鑽。光是那龜頭的地方,就有一把!

慾火高漲的我,實在把持不住,拚命的又去脫伯母的三角褲。

這一次伯母未再留難阻擋,並且十分合作的把肚子一收,那尼龍質型的內褲,隨著我的手滑下腿去,她再用足指的力量,把它踢到地上。

嚇!那白色的三角褲上,已被伯母的浪水浸濕了一大塊!

我低頭細看伯母那白膩細滑的小肚子底下,黑得發高的陰毛,疏秀不密,再看那雪似的大腿中間,一道浪水真流的靈泉。看起來沒有璐君那個豐滿,但比她那個短小!

我用手壓在伯母的陰門子上,一陣輕揉,然後伸進一個食指,上下左右的挖扣,連攪合!

伯母的淫心大動,解開我的西裝褲,給我退下!兩手抓住雞巴,一手在上,一手在下,前邊還露出很大的龜頭!她上下的律!左右的搖幌!

我抽出食指,食指上濕淋淋,膩滑滑的,我在床單上抹抹的抓她的奶子。伯母刖蹺起一腿,櫻口微張,就去吞我那龜頭,說也奇怪,剛已含住,我雞巴一養,肚子一挺,那貨跳出冠門,跑到她的陰阜!

伯母用手握住,再低頭看著她的穴口整個套住那雞巴的龜稜!才仰頭星眼微合的我送一個熱吻。

我緊咂著她的舌尖,兩手扳著她的大腿,慢慢的用力下按!覺那浪水已套滿陰莖,才用力一頂。

嗯了一聲,伯母在上,山搖地動的搖幌起來。

我是調情大王,調理女人的老手,知道這種坐姿雖然舒暢,但只可短暫而不能久長,因為長久之後男女都覺很累。於是我把伯母的睡交把下,抱起來,放在床上,自己乾脆站在宋下,兩手提起她的兩腿,分跨在臂上,旋行一個由志的姿勢—-老漢推車–。

最初我行九淺一深,或二八淺的軟功!漸至後來,就沒命的一個勁的頂撞!

伯母對風月一道,也是一個能手,她柳腰似蛇,屁股恰如波浪!或左右搖擺或上下迎送,或穴口抽縮!

我展開腰力,猛頂真撞,每一下都連根至沒,外邊只剩下兩個卵子!林太太被搗的淫心子養養,鶯聲燕語的決口子直叫:「噯噯……我的親哥…………你怎麼這樣會……會………啊?噯噯……我的親哥……來吧………頂吧……就……就是……那個地方………頂……我的親哥…你才是我的親丈夫……」

我的好姐姐,我跟你商量件事情!」我突然心血來潮,想玩玩她的屁股!

伯母顫聲嬌嬌的說道:「我的親哥真丈夫,你用力的頂吧,有……事等下商量不好嗎……噯噯我的親哥親………。」

我知道她會錯了意,於是我撤開她的兩腿,伏身素摸她的奶子。伯母的兩隻足蹺在半空,沒有著落,她就伸到我的背後,勾住我的屁股蛋子!一迎一幌的更覺方便!

但我卻賣機關,把雞巴收至龜頭,只在淫門上幌蕩,磨擦,說什麼也不再深近,伯母的心養養,浪水直流,令覺我的雞巴只在淫門閂磨擦,更加難禁難受!於是她似乎帶著求饒的口吻,呻吟著說道:「我的親哥,你倒是怎麼了?………只在人家的淫門閂幌蕩,弄得人家芳心養麻!求求你………我的親哥,真丈夫,往裡面弄弄吧!」

我只當未聽見,最後連摸奶子的手也鬆開啦,眼睛看著別處,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!

「你是怎麼啦?我的親哥哥。」伯母急死啦,她幌動了一下纖腰,這樣幽怨問我。

「我想玩玩你的後庭花!嘻嘻!」我按耐不住,嘻嘻的笑著說。

伯母在下白了我一眼,啐了我一口說道:「不得好死的冤家,第一遭就行出這多花樣,我那先生和我二十三年來就沒這樣過!後邊有什麼好的,黑皺皺的。」

「我就是愛弄你那黑皺皺的屁股子,嘻嘻!」我又嘻皮笑臉的說。

Part 2

「你即要幹,你就幹吧,不過好歹留著在前邊出,不能出在那裡邊!」伯母無奈只好遷就我,翻身伏在床上,高高的蹺起屁股。

我跪在伯母的後面,一隻手抓住自己的雞巴,一隻手扳住她的屁股!

我的雞巴堅硬的像根鐵棒!龜頭上紫光正亮!馬眼流涎!跳腦昂首,唏津津的插進伯母的屁股眼。

方盡龜頭,伯母的感到痛疼,不住的咬牙亂叫:「雪…雪……輕一點,我的親哥哥這個不比得前邊!你的雞巴又大又長又粗,撐的裡邊熱火燎辣,疼痛難忍,我的親哥,我看還是弄我的穴吧。我的浪穴又出水啦!」

「嘻嘻………」我用力一挺,雞巴插進五分之三!「嘿嘿嘻嘻!」我得意忘形。

伯母可慘啦,屁股一夾,口裡咬著汗巾布子。雙眉緊皺!強忍這份疼痛!

我又用力頂了一下,那貨盡到根!

「輕一點吧,我的親哥!」伯母哀求著。

「嘻嘻!我知道!心肝,你在下叫著哥哥達達,我弄兩下就行啦!你叫!」趙紫陽邊說邊頂。

伯母真的真的忍著疼痛,在下邊顫聲瀝瀝的叫著:「親親,我的達達,你要弄死我吧!」

我在上急抽深送,約有二十多下伯母,香肌半就,扣股之找,響之不絕。伯母軟語燕聲,哀求道:「我的哥,有本事就在前邊試跑到後門要那一輩的威風啊!我的親哥,好歹算了吧!我求求你。」

我猛頂一下,伯母又一聲噯呀!

「饒了你吧,我們在前邊好生耍耍!」我抽出雞巴一看,只見腥紅染莖,紫光赤艷,哇口找強,暴跳如雷,伯母望見,不禁作舌,趕緊拿過汗巾布擦拭!擦抹乾淨之後,伯母兩手鑽著,真是愛不釋手!遂垂下粉頭,輕啟櫻唇,用紅紅的舌尖舐了舐馬眼流出的排液看了我一眼,笑問:「我的哥,你那輩子修的善事,今日個長了這麼一個可愛的雞巴?」

「我的姐姐,不如你先替我咂咂吧?」

說著拿過枕頭來放在屁股底下坐著,兩腿平伸,那貨硬崩崩的挺在中間。伯母白了我一眼,嬌嗔作態的說道:「一個花樣剛完,又行出另個花樣………」說著輕啟朱唇,露出滿口的白牙,紅舌輕吐先舐龜稜蛙口!然後往嘴裡一含,趕緊吐出,笑道:「你的雞巴真大,撐的我的口也生疼!」說完二次吞沒,剩下的陰莖,則用手握著以幫助口小之不足。

我閉目徽笑,低頭看著伯母嗚咂!

伯母有時用口含住,左右啐啐,有時含住不動,只用舌尖吸吮龜頭,有時又不住的上下吞吐!唾沫和我流出的排廷混合,便得上下嗚咂有聲。久久,林太太讓雞巴頭在她的粉臉上磨擦,擂幌!真是百般博攏,難以描述。

我戲問伯母:「你和你先生是不是也這樣幹過?」

伯母本已夠紅的臉蛋,這是更紅啦,她啐了我一口,沒好氣的說:「老娘才不和他幹這營生,光弄前邊,他都應付不了!那還有閒工夫弄這個;誰和你這殺千刀的冤家一樣,這樣會調理女人。」

伯母說著,又深吞淺吐的舐吮起來,舐咂的我目搖心蕩,一時竟把持不住!

「我的親媽!可愛的人兒,你的小口真好,噯噯…你的舌尖更巧!」佛!佛!「不要咬它!噯………我的親娘啊………你真會咂……我的親娘………你再咂的快一點………含的緊一點,我的親…娘……你的手也要上下的動……噯噯……我的親娘……………我恐怕撐不住啦………我的親娘………舐那馬眼………吸那蛙口……我的親娘噯噯…快!快!不要咬!光咂!快!快!………我的親娘!我要出啦………要出身…子啦………我的親娘………姑奶奶………你快一點咂………噯噯………我的親娘……好老婆…………我要出了………噯……………。」

我兩手按著伯母的頭,只腿挺的直直的,兩隻眼瞪的像銅鈴一樣,紅赤赤充滿血絲!翕然一陣全身一陣,子酥麻,暢美,龜頭膨漲,精液和雨一般,點滴不漏的全射伯母的口中。

伯母兩手緊緊握著陰莖,不住加快速度,上下的律抹,舌頭翻飛,又舐龜稜,又吸蛙口,最初還來得及嘴一兩口精小,而到緊要關頭,只好含著雞巴頭吸啐,精液射了滿滿一口!使她不能再動。如果一動,那白白的黏糊糊的精液就會順口流出!

良久,良久,伯母方慢慢的把滿口的精液,嚥下肚中,一滴不剩!口裡吐出那貨,又伸出舌尖舐舐馬眼殘餘的淤積!抬頭一看,我見只緊閉,如老和尚入定一樣,啐了我一口,笑罵道:「你的行了!我的怎辦?你看下面的水又流了一片!你現在倒是裝死不理啦?」

我睜眼一看,腰間那貨真的已癱軟下午,難怪伯母急的叫罵!

我們正在哭笑不得,突見窗外飛來一物,我們坐著急忙側身,那東西掉到床上,伯母嚇的芳心突突亂跳,趕快抓來一看,原來是璐君她爹在家常用的那冊什麼叫──春圖二十四解──不覺喜隨顏開,向窗外飄了一眼,臉上不覺一陣紅潮。

「什麼,讓我看看。」我驚魂甫定,強做鎮靜的說:伯母白了我一眼,把那東西摔給我!沒有說什麼。

我打開一看,真是喜上眉梢,問伯母道:「這!從何而來?」

伯母呶呶嘴,指指窗外!

我立刻會意,知道是璐君所送,笑著說道:「她真是一個孝順女兒!」

伯母又白了我一眼,聽我繼續說道:「她有這你,難怪她對床第之間事,那麼老道!嘻嘻!」

「你說什麼?你………和她已………」伯母聽出話因,急急問道:我哈哈一笑,點點頭,既不承認,那未加否認!

「你這禽獸,輕一點笑,讓鄰居們聽到:先幹了人家的閨女,又幹閨女的母親,你這禽獸………你………」

伯母還想罵下去,已被我摟過堵上嘴唇。親了一個嘴,我們並肩疊股,坐一處打開春圖!

第一頁繪的是──龍虎翻騰,一十八滾的姿勢──見那女的白指的肌膚,高高的兩個乳峰,正面仰臥床上,那男的力氣雄威,雞巴堅硬,跪在女的中間,挺直陽物,用手盡量的分開女的兩腿;那雞巴如怒馬昂首,唏津津的一聲長嘶,刺人女的牝中!時緊時慢,那女的浪小穴,時縮時鬆,左右擺動,男的在上挺堅陽物盡根吞沒,行八淺二深之功。

再往下看,男女已竟倒置,或坐或起,或側或正,在床上掀騰,故取名日龍虎翻騰,一十八滾。「真實好一鵲辰不風情,男女都栩栩如生。躍然紙上。一付尚未看完,我已淫念又動,腰間那貨搏攏廷起,抓住伯母的奶子,就往雞巴上□,伯母早慾火焚身,淫心搖動,那消幾就軟聲嬌語浪呼:」親哥,時候不早,趕快搗妹的浪穴吧……我已竟難忍多時啦,我的親爹,真丈夫,不要捉弄我了,我受不了,穴裡養的很!心裡發燒……………「

我把她按在床上,學著春解上的──龍虎翻騰,一十八滾──姿勢。盡的分開伯母那兩隻膩滑滑,白潤潤的大腿,手裡自己抓住雞巴,插到伯母的浪穴之中!

一陣輕揉,伯母有久旱逢甘淋之勢,沒命的狂叫道:「我的爹,我的哥,我的好丈夫………你的雞巴要用力………用力的頂…噢………對了,就是這個頂法……我的親爹,你頂吧!狠勁的頂……噯噯……的我的親爹…好丈夫四………頂呀………我快活………你頂吧………我不怕雞巴粗大………。」

伯母沒命的浪叫,我在上邊沒命的抽打,挺送…沒有一下不是連根盡沒,但伯母又星眼朦朧嬌,燕語艷聲的故意說:「我的好人………真丈夫………你摸摸你的雞巴都進去沒有………噯噯……撐的我的浪穴滿………滿的……你自在……不……自在………我的親爹……好丈夫…頂吧……呀……呼………。」

我伸手取過一個枕頭,墊在她的屁股底下,她的屁股跨的更寬了,腿跟小肚子形成V字形!我低著頭看著陽物的出入,每一下子都是抽到頭,狠勁的挺進去,直到挺得不能挺的時候為止。

我算來叭唧叭唧的將近有七八十下!伯母真是浪極!她抬起她白生生的屁股,沒命的迎起落下,蛇腰凶的更勤!當我的雞巴頭頂到她的花心,她便燕聲軟的浪叫:「大雞巴哥哥,我的親爹,你是世界上最……最好的一個……你的雞巴真行……每一下都……撞到我的花心……噯噯……我全身養……混身麻……噯噯………我的親爹真丈夫……樂死我啦親爹………我要死啦………我是疼快死的呀……我的親爹……………你快挺頂吧……頂吧……我痛快的難過…………噯喲…………」………你快挺頂吧……頂吧……我痛快的難過…………噯喲…………「

伯母簡真瘋狂啦,見她星眸半閉,緊咬著滿口的銀牙,上下嘴唇不住的哆嗦!冰肌似的玉體在不住顫抖!兩腿抬的高高的交叉在我的背後,雙手摟緊我的雄腰!狠命左翻右躺!由床外沿滾到床裡邊!兩個人的身子全掛滿了盈盈的汗珠!濕滑滑的,「噗唧……叭唧…噗。……叭唧………叭唧………」的響不絕耳!

一下子伯母翻倒我的身上!,那雪白的屁股像男人們廝打一樣!叭唧叭唧的起落!兩隻奶子壓在我的胸脯上,擠的扁扁的!

那屁股起落的速度加快!叭唧叭唧的將近二三十下才稍稍緩慢!又是一陣翻滾,我仍爬在伯母的身上,和老牛一樣的喘不過氣!

伯母的臉人,被慾火燒的通紅!混身沒有一個地方不是充滿了血液!

她狠命的又在叫床:「親爹爹………太………太好啦………哥………痛快死啦………要上天啦………身子骨直冒涼氣………親哥哥……大雞巴的親哥哥……太痛快了……噯喲……………叭唧噯喲……叭唧…親爹………那吧……………叭唧………噯喲……………親爹…」

我挺堅雞巴,就像那天賜的神物一樣,每一下都是抽離伯母的心口,然後像老和尚撞鐘!噗滋,叭唧!的連根根插到裡面!插得伯母全身顫抖!

我們真是欲醉欲仙,可苦了從首至尾站在窗外的璐君。

原來她藉吃宵夜出去,就是給我一個機會,待我和她媽媽幹上,她一直就站在客廳的窗邊,隔著玻璃偷看,是初還不要緊,漸漸的她的三角褲一濕,就有點受不住!於是索興搬了沙發疊起來,坐在上面觀看!她實在難易忍受,而自己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闖進去,於是只好自行解決。

原來這璐君的睡紗是連身的一套。她脫光了衣服,一絲不掛,最初是用手摸奶子,兩腿交叉盤起,在沙發上揉捻,漸漸的她彎起一腿,用手去捻那穴心子,一連進去三個手指生扣活弄。

另一隻手卻托著奶子,低下頭用自己的舌頭含著奶頭,舐咂!這姿勢的確能自得其樂!待她流過一截淫水之後。再抬頭看我和她媽媽!見我們也正在最緊要的關頭。

Part3

只看她媽星眼閃著淚光,嘴唇兒輕咬,那濕滑滑的小肚子,和那圓圓的屁股,擺動的那樣快法:我瘋狂的在上邊抽上!叭唧唧的聲音越來越響,那越來越重!

伯母又在浪叫了:「我的親爹爹………你真是這樣的……會玩……頂得我上了天………搗的我入了地……我的親爹………我們出身子吧………親爹………我受不了啦……噯…呼…我的親爹………好人……真丈夫…………不行啦………我一定要出身了了……噯噯……我太好受了……親爹…………你頂住吧…………不要再動啦……噯喲……叭唧…噯喲……親爹………老祖宗……好人……好丈夫…………我要出了……頂住它………………噯噯……就是那地方………………頂住它……我的親爹……祖宗……我要死啦…………頂住……不要動…………………」

伯母流啦!她緊緊的抱著我,混身顫抖,哆嗦!嘴裡夢囈似的呻吟成一塊,我狠命的頂住她的花心,一動不動,只是氣喘如牛。伯母的浪穴一按一縮,都有股股的浪水洩出!黏及及的,沿著我的雞巴流出來,順著溝流到屁股眼,再流到床單上!濕了很大很大的一片!

一會兒,我又要開始動作!但伯母低低的哀呼道:「哥哥,我實在不行啦,身子骨都酸酸的!沒有一點力氣!我求求你!將就一點………」

我不等伯母的話完,就抽出我的大雞巴,一挺一挺的叫她看,那貨全身濕淋淋的,一跳一跳的把上邊的淫水滴在伯母的小肚子上!

伯母皺著雙眉,不想給我弄出,但身子實在不能動彈,不得不狠心指指客廳。意思是叫我去幹她的女兒──璐君!

我嘻嘻笑著,伏下身,那貨兒在伯母的小肚子上,親了她一下,反身躍下,赤著身子,只手抓住那貨,三步兩步的撞進客廳!

一看那璐君,也是一絲不掛,粉紅色的睡紗,和黑色的三角褲全落在地上!

我猛伸雙手,把她從高高的沙發上抱下,璐君嬌艷無比的白了我一眼!

我把她的兩腿分開,讓她自動跨在我的腰眼上,那穴口套住我的雞巴,兩手著她的腰,而璐君的兩隻粉臂摟著我脖子!

兩個人這樣摟抱,由我一個人抱著她在客廳裡一挺一挺的跳扭扭舞!]伯母全身汗膩膩的覺得難過,於是強打精神到洗澡間沐浴!

剛把水倒下,突見我抱著她的女兒璐君進來,就要往水裡放,伯母羞紅了滿面,一面趕忙掩著下處一手就去關電燈。

我伸手就抓住她手腕!哀求著說:「我的親姐姐,讓我和璐君在水裡耍耍!」

伯母赤著身子,用力甩開我的手,就想回房!道:「我們究竟是母女呀,母女二人哪有一同侍候一個男人?」

我見狀伸手一攔,嘻嘻的笑著:「好姐姐!我們都是一家人!還避什麼?不如你先到浴盆裡,我們三人一塊做戲水遊戲?」

舊道德終究竟抵不過現實的慾火!男女走到這一步,那還顧什麼廉恥!於是,伯母半推半就的漫在浴盆裡!

我看浴盆太小,著不開三個人,只好彎下腿,伏身把璐君放到浴盆中伯母的身上,自己則抓住盆沿,從在璐君的身上。

璐君不言不語,微閉著星眸,蹺著兩腿,仰在她媽媽的懷裡!

我挺堅了那貨,對準璐君的小浪穴,徐徐的插入!

大概只抽了四五下,看璐君兩手自動的扳著自己的大腿窩,星眼朦朧的不住哼哼!

我兩手扶著盆沿,看璐君兩隻硬崩崩的奶子,真生生的挺著,遂央求伯母幫忙,在下伸出雙手,從璐君的腋下伸過,摸弄她的奶子!我自己在上則只顧抽送!

三個人這一配合,真實別開生面,合的天衣無縫!璐君的柳腰,躺在媽媽的懷裡,只一擺動,那浴盆的水便嘩啦………嘩啦的流。

我每一下壓,那水就先叭一下,然得是一聲咕唧!

伯母抓住璐君的奶子,捻弄,浪笑………璐君則星眼微閉,唇兒輕咬,哼哼一塊。

我掀動屁股,沒命的很抽之,那水只是「叭啦叭啦」的響之不絕。

「我的親爹,真丈夫,你只頂就行啦,不要這樣掀動,弄的水嘩嘩啦啦,讓隔壁的人聽到,噯噯……我的親爹……真丈夫……對啦……只往裡頂!咕唧……咕唧……我的親爹……你的雞巴真有意思,夠大………夠粗………夠長…死我啦…………我…的媽……你抓的奶子太重了………我……養……我難受………我的親爹……輕一點…重一點……噯噯……」

這是璐君那瀝瀝的嬌聲!她的兩條白生生、濕淋淋的修長腿兒,不住的在半空中搖幌!

「我的小浪娃……你好受嗎………我恐怕不行啦………。」

「我的親爹,不行……求求您再少等一會……你不要動………我來…………我的親爹……真丈夫……你往裡頂……頂住那花心……不要動………噯噯………我的親爹………。」

璐君意興未足,不肯就此罷戰,故而嬌聲軟語的央求我再等一下丟!

「寶貝……我的心肝……你快一點………我等你………再慢我就不行了………我的小浪娃……你快一點……。」

我已上氣不接下氣!氣喘的很凶!

「親爹……來罷………我的小命要死了………往裡頂吧………我的親爹…………好爸爸………用力……用力……噯呀……噯呀………親爹!」璐君的玉腿幌的更厲害了。

「噢噢………我的心肝………好人兒……你的小穴真好……含住它……不要放鬆…我要丟了………來罷……我的心肝……我們一齊來……噢噢……」

「呀……呼……我的親爹………噯噯………」

「噢噢……寶貝心肝………妙人兒……」

洩精了!璐君的腿不再搖幌,只緊緊的抱住我的屁股!我兩腿真挺挺的伸在浴盆外邊!兩手抓的浴盆滋滋的生響………。


Tags: , , , , , , ,


情趣用品  跳蛋  電動按摩棒  充氣娃娃  AV女優專用配件  威而柔
美媚共和國  電動轉珠按摩棒  超逼真按摩棒  持久套環  電動自慰器  跳蛋
熱門小說:
姐妹都幹
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
愛上一個妓女
和妹妹的經歷
瓦斯工奇遇
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
別人的女友
老師…對不起!幹痛了妳!!
幹兒媳真過癮
做愛如少年
相關文章:
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
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
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
小妹和後媽
迷倫亂常
我老婆的趣事
我和妹妹的錯愛
校長吃肉,我喝湯
情迷咖啡室
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