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與父親渡周末 近親亂倫

今天真是一個難得的日子,少有地家里只有父親和我二人,這使我感到非常高興.

我一直以來都努力地讓他感到滿意和驕傲。可是父親每日忙於工作,當他回家時,我大多是已經回房睡覺去。但當父親假日在家,我都要和母親哥哥一同分享他。然而,這一個夏天,哥哥去了露營,只有我一人呆在家里. 而我的母親,卻忙於她的高爾夫球,要不然,她便是去了海灘,使我總是單獨一人留在家里.

就在這個星期四的晚上,父親忽然對我說,叫我收拾一些衣服,打算和我去露營. 我一听見,高興得整個人跳了起來,蹦蹦跳跳的跑回房間去,開始收拾我露營的必需品。回想只有我和父親單獨二人的情況,我已記不起上次是什麼時候了,或許是太久了吧。當我收拾好一切,便帶著微笑睡去。今晚我真的很高興,看來父親會和我呆一段長時間呢。

我愉快地跳上父親的汽車,並坐在他身旁。開著汽車的音響,耳里听著輕快的音樂,眼里看著窗外往後飛走的風景。偶爾之間,也會看看身旁的父親,不由感到有點驚奇,因何父親會單獨和我一起旅行?饒是這樣,但我的心里,真的非常開心。

以我這個年齡,確實長得有點矮,屬於小巧玲瓏型。在學校的男生們,大都是這樣認為,但我有一頭棕色的長發,綠色的眸子,漂亮的臉蛋,如此可愛的外型,總是受到旁人的美。我媽媽常說,我有著一張常常微向上翹,非常親切性感的口唇。盡管我長得嬌小玲瓏,但我常有運動,身材倒也不錯,有點肌肉型,很像我的父親.

我抬眼看看身旁的父親,五尺九寸高的個子,棕色的頭發里,混合著一些灰色,同樣有綠色的眼楮,只是嘴唇沒我性感。不管怎樣,我都覺得父親很好看。

我們抵達營地,已經是晚上了。我從車上取出露營用品,父親開始架起尖頂的帳篷。今日乘了一整天的汽車,也不想煮東西了,晚餐只好吃三明治。晚餐之後,我們決定在附近探索一下地形,發覺營地是蓋在一處微向下斜的地方。太陽已漸漸下山,但四周還是相當光亮。真的很美啊!望著向晚的陽光,殘陽如血,不住地變幻著顏色,一條條彩光,穿過眼前的松樹。

我走在前面,父親跟隨在我身後。我一面走著,一面繞著父親戲弄,彼此有說有笑,愉快的笑聲響遍整個夜空。我們俯視著眼前這個壯麗的山谷,遍地都是青草,還長著不少野花,相當美麗。

這時,父親也開始與我戲耍起來,還想假裝推倒我,我立足不穩,只好牢牢抓住他牛仔褲的皮帶,我知道父親不是真的想推倒我,只是在和我開玩笑。便在這時,竟發覺父親偌大的手掌放在我背部,而且溫柔地來回撫摸。

我別無他法,只有移動身軀離開他。豈料他手上一用力,便把我轉過身來,面朝面的向著他。接著他熱情地把我擁抱入懷。這種熱烈的擁抱,我感覺得到卻與往日的完全不同。我能感到他強猛的力量,也能感到他下身的硬度。哇哦!我突然感到渾身火熱,而我的胯間,也漸漸感到有些躁動和刺痛。

這種干擾,令我稍微緊張起來,我終於用力推開他。但我依然假裝著這些只是一場游戲,但我心中非常清楚,這並不是。我告訴父親已經很晚了,也應該回去了。父親握著我的手,我們開始回去營地。

我們一路走著,父親的手臂一直環在我肩膀,我很喜歡這感覺,就像我只屬於他一人似的。我把整個身軀依偎著他,直往營地方向走去。

「天空依然是這麼美麗。」父親在我耳邊說. 原本橙紅色的雲彩,現已逐漸被紫藍色掩蓋住。數百萬顆星星,開始掛在半空閃動。在城市的時候,總是無法看到這麼美麗的景象。

父親又提議︰「回到營地後,不如先換上睡衣,再燃起一堆火,我們可以看一整夜星星,或許可以看見流星也說不定。」

回到營地,我向父親說,換了衣服便馬上回來。當我脫掉內褲時,竟發覺整條內褲已濕了一大片,而這種狀況,便只有我在手淫時才會出現?這究竟是什麼原因,莫非是因為剛才父親嗎?哪怎會呢?他是我父親呀!我怎可能會這樣想。

但這又是什麼原因?難道是山嶺的潮氣?

我走出帳篷,父親正坐在火堆旁,我走到他身前。父親拍拍身邊的毯子,並告訴我坐下來。我依言坐下,父親把我拉近他的身邊,讓我傾斜地緊挨著他的身體,父親溫暖的身軀,使我感到很舒服。我將我的頭靠在他肩膀上。而他的手開始繞了過來,接著在我腋下搔了幾下。我格格的笑了起來,努力地扭動身體,想要離開他。可是父親竟用力箍緊我,無可奈何,我只好放棄掙扎。

接下來,父親拉起我寬松的睡衣,從我的脖子脫了下來,我整具青春完美的身子,全落入父親的眼里,我想用手掩蓋,可是我的手腕已被父親握往,教我動彈不得。

父親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,緩慢地向上移動,直到他的大手握住我的乳房。

給父親這樣一捏,我的乳頭馬上硬起來,感到她們將要爆破似的。如此又脹又突的艱澀感覺,這是我不曾有過的。父親的手指在我的乳房上運轉,溫柔地折磨他們。我很是害怕,但又舒服,只好閉上眼楮,慢慢享受父親帶來的快感。

接著我感覺父親的頭倚靠過來,開始吸吮我的乳頭,並用手堅定地捏住我的手腕,讓我無法作出反抗。我的意識慢慢開始迷糊,只听到自己的呻吟聲!這感覺太美妙了,我的腰臀像有自己主意似的,自然地、淫蕩地抬起臀部擺動,沒想到如此淫蕩的舉動,竟然會發生在我身上。而這一切,都是我從來沒試過的,讓我感到一陣眩暈。

父親不停地用力吸吮我的乳頭,亦同時感到他的手往下移,來到我的兩腿之間. 我本能地為他展開雙腿,渴望他的愛撫。終於,父親的手竄進我的短褲,撫摸我那濕得不成樣子的陰部。我意識得到,我的臉已經變得又熱又紅了。

父親放開我的手腕,雙手扯下我的短褲。又再用力握住我的雙腕,把我的雙手推過我的頭. 父親開始分開我德雙腿。我羞得閉上眼楮,但因為太過緊張,令我雙腿緊緊的合著。說句真心話,我實在是驚嚇過度,很想便此停止下來。這一切簡直像做夢一樣,實在令我難以置信,我和父親竟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一時之間,我整個人像飄飄浮浮似的。

便在此時,我感到父親的舌頭正在舐我的陰戶,並在我突起的陰蒂上吸吮。

每當晚上我睡覺前,我都經常用手指磨擦自己的陰蒂,但現在的感覺,竟比自己撫弄好上百倍。

強烈的快感,讓我開始大聲呻吟,更使我挺高著臀部,盡量湊近他的嘴。他一面舔著我的陰唇,一面用手指插入,似乎是插入兩根指頭,但我卻不能肯定。

繼而父親的大手,同時攀上我的乳房,用他的手指折磨我的乳頭. 那是什麼的感覺,竟然會如此地美好,雖然乳頭有一點點疼痛,但在我體內深處,這種折磨是多麼令人快樂。我開始迷茫,除了不想他停止外,再沒有其它事情了。

我清楚地感到,父親的手指在我陰戶內攪動。我的氣息立即急促起來,頭部不停地晃動。我渾身是汗,身體也開始抽搐,一波又一波的欲潮不住冒升,而且越來越迅速強烈。

我終於高潮了,淫水洶涌而出。我高聲呻吟,用力挺高我的陰戶,緊緊貼住父親的嘴唇。熱潮緩緩下降,但我仍能感到心房使勁地敲打著。除了听到自己的喘氣聲外,再也听不到任何的東西。在我異常興奮的當兒,我的一對手腕,竟被父親用我的內褲捆綁住。接著父親站起身來,從上往下看著我。我無法與他的目光相接,突然感到非常窘迫和害怕。

父親站在我身前,我清楚地看見他胯間的巨物,把褲子高高的撐起。最後,父親拉下牛仔褲的拉鏈,掏出他那又大又粗的陽具。

我還是第一次看見男人的陽具,比我想像中還要粗大得多。他的龜頭很大,幾乎像夜空一樣呈現著紫紅色。我瞧著這根陽具,周遭像完全靜止下來。

父親對我說,要我含住他。我連想也不想,便依照他的話做,父親告訴我,要我用力吸吮他,像吃棒冰一樣。我照做,父親不停開聲教導我,要我如何做,如何吸吮他。不一會,我感覺到父親的陽具有了極大變化。而他的氣息也跟著急促。我心里很高興,可以令他興奮,令我覺得相當自豪。

父親抓緊我的腦袋,不住挺動他的陽具,出出入入的插著我的小嘴,插得我腔內有點疼痛,但我卻不想父親停止下來。

父親沒有理會我,只是固定住我的頭和手腕,粗大強壯的陽具,不停地往我喉頭深處插,把我小嘴塞得滿滿的。我口部沒有一絲空隙,只能靠鼻子來呼吸,令我感到十分辛苦。然後我听到父親開始呻吟,而他的臀部動得更厲害,陽具用力的抽出插入,每一下都直插入我喉嚨深處,突然之間,父親射精了,全射進我的嘴里,讓我能慢慢品的味道。

當我想把陽精吐出來時,父親堅定地抓住我的頭,我明白他的意思,別無他法,只好把父親的精液饈下肚子里. 直到我把全部精液吞掉,父親的手才慢慢松開,退了開去。我的雙手還是給捆綁住,但我還是設法站了起來。我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麼,只好跑回帳篷里. 我躺了下來,想著剛才的一切,最後終於睡著了,當我醒來時,已經是黎明。

我發覺帳篷里只有我自己一人,但我听到,父親正在照料著營火。我現在仍是全身赤裸,八月的早上,天氣還是有點寒冷。我看看自己的手腕,依然是被捆綁住,我想了想,決定走出帳篷,要父親替我解除束縛. 當我走出帳篷,父親正在火堆旁喝著咖啡。我赤裸著身軀走到他面前,而雙手仍是給那條內褲綁住,讓我感到十分窘困。父親抬起頭,看見我站在那里,便放下手上的杯子。

「嗯!這樣給綁著,太過羞人了?」我咬著嘴唇,低頭瞧著地下,設法不听到自己的聲音。

父親站起來,用手抬起我的下巴。當我向上看他時,我看見他正向我微笑。

這種笑容,似乎有點嘲笑的意味,又像似對我感到很滿意。他伸出手臂將我擁抱住,我感到一股愛意涌上心頭. 父親在我前額吻了一下。

「我的寶貝,你真是個很美麗的孩子。」父親低聲地說︰「我真不能相信,你竟是我的好女兒。」

我听得臉上一紅. 「多謝你,爸爸。」我怯怯地說.

父親從口袋里取出瑞士軍刀,打開刀刃,溫柔地把我手腕的內褲割斷。

「為了讓你感到羞恥,卻浪費了一條內褲。」他笑著說.

「沒問題的,我身邊還有帶著。」我格格地笑。

「好了!韓,你先洗把臉,穿回衣服,今日打算來一次徒步旅行。」

我返回帳篷,抓起衣服便跑到營地的浴室。我的心情很愉快,昨晚我和父親已分享到那種東西,而且是如此地美好。我很想知道父親是否還會和我做那個,但我能這樣想嗎?我迅速地梳洗完畢,跑回營地。吃完一頓早餐,便開始我們的徒步旅行。

今日天氣很好。四周很涼快,夾著微微的暖意。天空碧藍藍的,沒有一點烏雲。我們向前走,直來到一條小徑。父親決定要挑戰一下,當然他知道我也能應付。我們向上爬,攀過巨大的石頭,最後我們到達山頂。這一段路程,我們沒有說什麼話,只是全神貫注的攀爬。

來到山頂,父親提出應該吃午餐了。我記不起攀爬了多久,有好幾小時吧。

我坐在一塊大石上,俯瞰遠處的風景。真的難以置信,幾英里外的山谷,依然清楚入目。甚至那些空氣,聞起來也與別不同。父親給我一個三明冶,我邊吃邊想著昨夜的事。這似乎全部都是一種幻覺,但我知道並不是。我看看手腕,仍留著被內褲綁住的痕跡. 我怔怔的看著這個羞恥的標記,心里竟然有點自豪感。

當我望向父親時,發覺他也正注視我。而在他的目光下,讓我臉紅起來。他微笑著問我,是否很好。

「是的,爸爸,為什麼你這樣問?」我問。

父親站起來,並向我走來。「你今天看起來非常安靜,你真的沒事嗎,我想得到你的答覆?」

他是開玩笑嗎?「爸爸,我沒事,我非常開心。因為有爸爸在這里,已經勝過一切,我真的很好!」我回答。

父親在我的跟前停下來,把手放在我的肩上,並把我的下巴抬起,讓我的俏臉向著他。接著他彎下腰,吻上我的嘴。他一面吻我,而雙手卻不住地在我背上撫摸,還用力把我拉近緊貼他。父親的舌頭鑽入我嘴里.

我不是第一次接吻,在學校時,也和一個男生來過幾次。我把自己的舌頭伸進父親的口腔,並且和他糾纏起來,而我熟練的舉動,令父親有點驚訝。我們站住吻著對方,像永遠不會完似的,彷 感到只是在做夢,世上再沒有其它,便只有我和父親兩人。父親終於停止,就站在我的眼前,而我也看到他胯間的堅硬。

我害怕起來,再不敢看他的眼楮。

他必定是發現我的窘迫,便對我笑著說︰「我們回去吧。」

我們沿路回去,爬下山回到我們的營地。我在路上不住在想,想知道今晚將會有什麼事情發生。

我在父親的建議下,先去洗手洗臉,再去準備今日的晚餐。當我從浴室回來時,父親已燃起爐火,我們安靜地煮著晚餐,彼此的心中,可能都在猜測著一件事,而我所想的,卻是父親是否會和我做愛,把他那又粗又大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。我對性事已經很解,是從學校里的女同學得知。但他是我的父親呀,我能和他做這件事麼?但我不懷疑,父親確實想要我。

雖然口里說說沒關系,但當真正和父親做愛,卻是另一回事,或許我們會做和昨晚一樣的事。是的,那種事情,確實令我感到很奇妙,我真的願意和他再做一次。尤其是我被綁著雙腕,雖有點小小痛苦,但那感覺實在令人興奮. 我真是的,痛苦竟然會讓我感到興奮!我思索之間,卻感到父親的注視,我一面攪混那些湯,一面深情地看著他的眼楮。

「湯已經好了嗎?我的孩子。」父親問。

「差不多了,爸爸。」我告訴他。我很擔心這頓晚餐,不知餐後會有什麼發生。

在一頓蔬菜湯和煎蛋的晚餐後,我們徹底把一切清理好。彼此什麼也沒做,只是面對面的坐著,看住眼前的火堆。

「你和我這個老頭在一起,會感到開心麼?」父親突然微笑著問我。

「當然,爸爸,我喜歡這樣,只要能和爸爸在一起,我便很開心了。」

父親同意地點點頭︰「我也是。」並叫我坐到他身旁去。

我緊貼著他坐下來,並把身軀依偎著他。「我很愛你,爸爸。」我對他低聲說.

我感到他的手臂圍繞過來,將我抱住。「我也愛你,天使。」他也低聲說︰「你真的令爸爸很愉快。」

我們就這樣緊貼往坐著,父親的手已緩慢地移動,沿著我的肩下滑,來到我胸前,直到他的大手握住我一邊乳房。

「好飽滿美麗的乳房。」他的語氣,像似是發表意見。但我注意到,他的聲音听起來確有點不同。

我因為感到酸軟,不由格格笑起來。但父親卻沒有因此而停手,隔著我的法蘭絨襯衫,開始捏玩我的乳房,而他的拇指和食指,卻夾著我的乳頭捻弄,最後他把手探進我襯衫里,繼續把玩著。

「你喜歡我這樣玩你嗎?」他問。

「喜歡,爸爸玩得我好舒服,真的很好。」我喘著氣回答他。

我知道自己的聲音有點乾澀,同時我已感到陰戶變得很濕潤。我不住地在父親的愛撫下作出回應。

父親向我說,叫我把衣服脫下。我不假思索,解開了鈕扣,從肩上把襯衫滑下。他又叫我臥在毯子上,我依然照做,當他緊靠著我,並吸吮我一邊乳頭時,我開始渾身哆嗦。接著他的手向下移,然後松開我的牛仔褲,並且跪起來,彎腰脫掉我的牛仔褲,同時把我的內褲一起脫去,讓我全身赤條條的臥著。父親便這樣的呆著,望著我的裸體好一段時間.

「你真的很美,喜歡我吻你下面的陰唇麼?爸爸的寶貝小女兒。」他夸張地問。

我不敢睜大眼楮看他做什麼. 卻感到他在我雙腿間跪下,把臉湊到我的陰戶上,並用手指分開我兩片陰唇,露出我鮮嫩的陰肉,同時開始吸吮起來。我已經很濕了,我能清楚听見他吸吮淫汁的聲音。而且又用他的手指玩弄我,我只能盡量張大雙腿滿足他。這時,我極想有一件東西能插進去,填滿我的陰道。我的陰道實在癢得要命,也快要瘋了。

「爸爸……請……請和我做。」我真的想哭了。

父親移開嘴巴,「要我做什麼?我的女孩,告訴我,懇求我。」他的聲音非常刺耳,命令著我。

「我……」我低聲說. 「爸爸,我求求你,我需要……我需要你我,讓爸爸的大陽具插入我里面。」

「我的好女孩,你可有給別人插過?」他問。

「沒有,爸爸。我從沒給人弄過. 」我告訴他事實。我仍是處女,只是有一次,而那次還是隔著衣衫玩的。

父親站起來,拉下他的褲子。便跪在我腿間,並提著他的陽具抵住我,用他的龜頭不停磨擦我的陰戶。然後我感到龜頭緩慢地進入。是了,這就是我想要的陽具。我還想要更多,我要父親的整條陽具全插入我陰道。我再也忍不住,只好把臀部往上挺。

「你真是很淫蕩,如此猴急的要我進入,告訴我,你到底想要我多少?」他向我發著噓聲。

「是的,爸爸,請你我,我要爸爸的整條陽具插進去的感覺,求你快來我……」我哭著懇求他干我。

父親移動了一下,接著他的大陽具強猛地插入。我登時感到一陣火烙似的疼痛,然後又一陣跳躍的隱痛。便在這時,他一出一入地移動陽具,開始抽插,接住又深深的穿刺,痛苦和快感慢慢混合起來。父親有節奏的戳刺,我卻盡量迎湊他。

哇!我真的不敢相信,我的童貞竟被父親奪去,這是多麼不真實,但又確實如此,而且給父親弄,竟讓我更加狂熱!我感到他真的很粗大,一次又一次把我卷入深淵. 父親抱緊我,並翻過身來,讓我騎在他身上,而他的陽具,依然插在我體內。

「讓你來爸爸,我的好女孩,用力移動你的臀部我,讓爸爸在你炙熱的陰道里射精。」

我運用我的膝蓋和臀部,開始上下晃動臀部,讓爸爸的大陽具不停出入我。

而我的汗水不停往下流,但兩相比較,還不及我陰道的淫水厲害。父親也開始挺動腰臀。噢?沒錯了,父親似乎要射精了。我知道他快要來臨,更加迅速的晃動套弄他。盡可能讓他插入我子宮里,我努力地要他在我里面射精,當他用手玩弄我陰蒂時,不由令我感到十分驚訝。

「讓我射精,得好,繼續這樣……讓我們一起射精,我的好女孩。」他將接近高潮了。

終於,父親射精了,我能感到他的第一槍,直射到我子宮深處,接著我也高潮,來得是如此地強烈。我騎在父親身上,身軀不住地抽搐,陰精也狂泄而出。

我軟倒下來,把頭放在他胸上,享受那快樂的余韻。這時父親還用力抓住我,陽具仍不停地抽插,像要把他最後一滴精液都擠出來。我們彼此移動臀部,汗水和身體一起慢慢的融化。我從沒想過,原來結束的感覺是如此美好。

我們完事了,彼此擁抱躺著。我還認為已經打了一會兒瞌睡,只感到相當舒服。爸爸在我耳邊說,我們也應該睡一會了。我滑下身體,並且站起來,才發覺父親的陽精從陰戶流出,我禁不住想嘗一下他的精液,便用手指探入陰部,手指沾滿了精液,接著我放入口中,把精液全部舔去。我竟然能品造出父親精液的含鹽量,而且還混合著自己的淫精呢。隨即我發現父親望著我,還對著我微笑。

「你真是個淫蕩的女孩。」他笑。

父親握住我的手,拉我回到帳篷,那天晚上,我靠在他胸膛和手臂睡著。

第二天早晨,我們收拾好一切回家,距離家門尚有十五分鐘路程時,我決定問他。

「爸爸,我們會再次這樣嗎?」我問。

「什麼這樣?你是指露營嗎?」

「不是。我的意思是……嗯……嗯,做愛。」我口吃地說.

「我的寶貝,當然會。若不然,誰來教導你成為淫蕩的女人。」

我開朗地微笑起來,我幾乎不能再等待了。


Tags: , , , , , , , ,


情趣用品  跳蛋  電動按摩棒  充氣娃娃  AV女優專用配件  威而柔
美媚共和國  電動轉珠按摩棒  超逼真按摩棒  持久套環  電動自慰器  跳蛋
熱門小說:
姐妹都幹
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
愛上一個妓女
和妹妹的經歷
瓦斯工奇遇
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
別人的女友
老師…對不起!幹痛了妳!!
幹兒媳真過癮
做愛如少年
相關文章:
淫蕩音樂老師(我的音樂老師、巨乳音樂老師)
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
公車遇少婦
姊夫是性愛高手
意外的一天
我老婆的趣事
與鄰居少婦的共浴
我和妹妹的錯愛
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
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