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慾天使 強暴性虐

(一)網友的強姦遊戲

剛跟男友分手,心情不太好,又聽到隔壁室友跟她男友做愛傳來的聲音,被挑起了情慾,一時無聊便打開了電腦上網,想也不想的就點進了成人聊天室,才上線沒多久,便有一堆豬哥前來打招呼,有一個自稱強姦累犯的網友,引起了我的興趣,他不斷告訴我他強姦女生的經過,以及凡被他的大懶叫強姦過的女生,從抗拒轉而淫蕩的過程。

不知不覺中,我發現我的內褲底已出現了水漬,我淫穴內的淫水已不斷的湧了出來,他還說他有一票跟他同好的哥兒們,只要是他覺得好幹的女生,他一定會找機會跟他們分享,痛痛快快的玩一場大鍋炒的輪姦遊戲,而那個被他選中的女生,也會被調教的像欠幹的母狗一樣,跪在地上舔著他們的大懶叫求他們強姦她,還會自己撥開爛B給他們插,淫賤到一個不行。

聽到這裡,我的手已不知何時插入淫穴裡,磨動時也發出了淫糜的水聲,他接著說,女生天生就是欠幹的母狗,尤其被他們幹過之後,都會露出淫蕩的本性來,他問我有沒有被人強姦過,我回答:「沒有。」

他又問我有沒有幻想過被人強姦,甚至是輪姦,我想了一下,便誠實的回答:「有。」

他再問我有沒有跟網友幹過,我回答:「沒有。」

我告訴他我剛被男友甩了,室友又在隔壁做愛,一時情慾難耐,才會上成人聊天室聊天,他接著慫恿我出去來一場友誼賽,試試什麼叫強姦遊戲,我猶豫了,雖然以前也曾跟不是男友的男生發生過關係,但從未跟素未謀面的男生做過,總是覺得怪怪的,但在他一再的勸說誘惑之下,他並保證若見了面,我不中意可以打退堂鼓,我終於答應了,約定一小時後在圓山捷運站見面。

當我到了捷運站,便看到一輛紅色轎車停在路邊,車旁站著一個高高壯壯的男生,他上前跟我打了招呼,我便上了他的車直上陽明山。

他告訴我他叫阿正,是體育學院的學生,到了陽明山他將車停在第二停車場,便帶著我進了陽明山公園,我們走到公園的角落,便找了椅子坐下閒聊,聊了好一會,他的動作和言語就越來越大膽了,他問我奶子有多大,我不好意思的告訴他:「33D。」

「哇!大奶妹喔!我摸摸看。」

沒等我回答,他的手已不客氣的往我胸部上抓,我緊張的用手擋住我的胸部,可是他的力氣太大了,我根本檔不住他,他在衣服外抓了一會兒,便解開二個扣子將手伸到衣服裡,並將我的胸罩往上推,頓時我的奶子便彈了出來,他的手指有技巧的揉捏著乳頭,我害羞的想推開他的手:「不要……會被人看到的!」

「怕什麼?看到就看到啊!這樣不是更剌激!」

我的乳頭本來就很敏感,他才捏了一會兒,我已經開始靠在他肩膀上喘氣了,他低下頭在我耳邊呼氣:「怎麼?很爽喔!想要了吧!」

我的理性矜持的搖著頭。

「不想啊!怎麼可能,我摸摸你的騷穴看有沒有濕!」

我還沉醉在乳頭的快感,來不及反應之下,他已掀開我的裙子將手指從內褲底端插了進去,我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,也叫了出聲來:「啊……不要!」

他手指使力的在我騷穴裡轉動抽插著,隱約聽到了淫水磨動的聲音,我的手象徵性的推了他的手幾下,但嘴裡也忍不住的淫喘著: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呃……呃……」

「都這麼濕了,還說不要,你自己聽聽你的淫水流的好多喔!聲音好大耶!真他媽是個好穴,有夠賤的,這麼容易就濕了!」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快抽出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他根本不理會我,低頭便含住了我的乳頭吸吮,手指使勁的在騷穴裡轉動抽插著,不斷的發出了噗嘖噗嘖的淫水聲,我沉浸在這種快感當中,口中的淫喘聲漸漸的加大了,接著他站起身,大膽的拉下褲拉鏈,將他的大懶叫掏了出來,不客氣的頂在我面前:「來!幫我吸懶叫,待會兒準叫你爽死!」

我不願意的閃躲著,但被他掐住臉脥逼的張開口,他的大懶叫隨即頂了進去,我的頭被他控制著,我只好順從的舔弄他的龜頭,他舒服的發出輕微的喘息聲,也開始緩緩的抽動起來,正當我賣力的幫他吸懶叫的同時,不遠的轉角處走來了兩個人,看樣子是對情侶,他們訝異的停住腳步看著淫亂的我們,我驚覺的推開了阿正:「有人來了!」

阿正轉頭看了他們一眼得意的笑著,還故意把雞巴在我臉上頂了幾下:「怕什麼?叫他們一起來玩4P啊!」

「我不玩了!」我趕緊起身整理好衣服,便快步的向停車場走去,阿正見狀便跟在後頭追著我。

到了停車場,阿正用搖控器開了車門,我便急著要上車,但卻被阿正從身後拉住,我轉頭才發現,阿正的懶叫居然沒有收進褲子裡,只是用襯衫蓋住,他拉開了後車門:「急什麼?再玩一下嘛!」

「我不要玩了,我要回家!」我掙扎著想掙脫他,卻被他一把推進了後座裡去,他壓著我再度將我上衣撩起,腳也用力的叉開我雙腿,粗魯的扯下了我的內褲。

「不要……放開我……不要!」我死命的掙扎著。

「操!裝什麼裝,臭賤貨,你出來不就是想被我幹嗎?還裝什麼?」阿正張口就吸吮我的乳頭,另一隻手也用力的捏著我另一個奶子。

「我沒有裝……我不玩了……放開我……求求你……放開我……」我拚命掙扎著,卻怎麼也推不開壓在我身上的他。

「操!賤貨!看我怎麼強姦你!」阿正掀開我的裙子,將我的雙腳用力向上壓,猛力的將他的大懶叫插進了我的騷穴裡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快拔出來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被他猛力的頂著騷穴,哭叫的求著他。

「操!臭婊子,這樣強姦你爽不爽啊!我操死你這個臭B……」阿正用力的插到底。

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我哭求著他,但下身卻傳來陣陣的快感。

「操你的臭B,真他媽的好幹,我操死你!」阿正幹的更用力了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在他的猛力幹弄之下,終於我只能發出不斷的淫浪叫聲了。

「幹!爽了吧!賤貨!剛才還裝什麼裝!現在爽的只會淫叫了是吧!」阿正不客氣的羞辱著我。

「啊……沒有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沒有……」我用僅剩的意制力搖著頭。

「操!還在假仙!」阿正生氣的將雞巴拔出,再猛力的頂了進去,反覆了好幾次,每當他用力頂了進去的同時,我也跟著高聲淫叫出聲來。

「賤貨!這樣強姦你爽不爽啊!說啊!爽不爽啊!我操死你!」

「啊……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爽!」我受不了他這般的幹法,終放放棄了頑強的抵抗,誠實的回答心中的感受。

「操!真賤耶!被人強姦還說爽,真是爛貨一個!」阿正不斷的羞辱著我,但我心中不但沒有厭惡,反而有一股快感產生,難道我真的很賤?

他見我不再反抗,便雙手抓著我的大奶子用力揉捏著,下身的懶叫也加速的抽插著,我被幹的淫叫不止,他接著大膽的將我下身拖出車外,要我趴著讓他站在車外從後面幹,我兩手撐在座位上,兩顆大奶子在他的抽插之下,不斷的晃動著,我的屁股被他撞擊的啪啪作響。

「賤貨!這樣打野炮剌不剌激啊?你的大屁股露出來了耶!那邊有人在看我幹你喔!」

阿正用言語不住的剌激羞辱著我,而我趴在後座裡看不到外面,根本不知是否真有人在看我們,但在阿正的形容之下,我似乎感到更加的興奮了,沒多久下身就傳來一陣酥麻,我知道我要高潮了,而阿正也抱著我的腰,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就在我高潮之後,阿正也抽出了他的大懶叫,抵住我的屁眼射精了,我趴在座位上喘息著,享受高潮過後的餘溫,當我起身時,阿正要求我幫他將懶叫上殘餘的精液舔乾淨,才放我回前座送我回家,但他卻怎麼也不肯讓我將內褲穿上,並將我的胸罩一併沒收,說是要當戰利品,拿回家作紀念,我也無力再反抗,只有任由他將我的胸罩與內褲拿走。

延路上阿正不時的看著我淫笑著:「小騷貨,看你滿身是汗,很熱吧!我們開窗戶吹吹自然風好不好?」

「隨便你!」我不敢直視他,將臉別向窗外。

阿正將我這邊的窗戶降下,言語上也開始輕佻了起來:「小騷貨,剛才那樣強姦你,有沒有很爽啊!聽你叫的那麼浪,亂淫蕩一把的。」

聽到阿正這麼說我,我羞愧的不發一語,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鑽進去。

「你的爛B真是極品耶,又緊又會夾,水又多,插起來噗嘖噗嘖的響,再配上你那晃得不能再賤的奶子,還有你那張看起來就欠人幹的長相,叫人不狠狠的幹你都覺得對不起你!」

阿正的用詞越講越低級,我終於再也聽不下去了:「夠了,你不要再講了好不好!幹都被你幹了,還要讓你這樣羞辱嗎?」

「喲!小騷貨生氣啦!跟你開開玩笑嘛!剛才有沒有弄痛你啊!讓我看看!」阿正嘻皮笑臉的哄著我,正巧遇到紅綠燈,他將車停了下來,右手繞過我的肩膀,左手掀開我的上衣,握住了我的大奶子。

「你幹什麼?放手啦!」我緊張的想推開他的手,但他的手緊握著我的大奶子不放,並用力的捏著。

「我看看你的賤奶有沒有被我捏壞了呀!」阿正把我的大奶子捏的變型,並用虎口夾著奶頭玩弄著,這時一輛機車在我們車旁停下,車上的男騎士驚訝的看著我們。

「快放手啦!有人在看我們了,你放手啦!」

我掙扎著想推開阿正,但肩膀被他緊緊扣住,根本動彈不得,而阿正看到有人在看,似乎更故意要表演給他看,他的右手從我肩膀往下壓,握住我的右邊奶子,而左手更掀開我的裙子,將我沒穿內褲的下身都露了出來。

「小騷貨,我幫你看看你的爛B剛才有沒有被我插壞了,我看看有沒有腫起來呀!」頓時我的奶子和下體全被那機車騎士一覽無遺,阿正更過份的將中指插入我的小穴,用大拇指按住我的陰蒂玩弄著,那機車騎士看的目瞪口呆,口水都快流下來了。

「你幹什麼?你放手,求求你快放手!」我掙扎著向阿正求饒,但阿正根本就沒有罷手的意思,他插在我騷穴內的手指不停的轉動著,連帶按在陰蒂上的大拇指也跟著磨動,而夾在右手虎口下的奶頭,也被他用右手拇指挑逗著,我的情慾似乎又被他挑起,跟著忍不住喘息了起來。

「小騷貨,你怎麼又濕了,又想被幹了是吧!你好淫蕩喔!」阿正像是故意表演給機車騎士看的,加重了手指上的力道,我的手雖然揮舞掙扎著,但生理上的快感讓我也不由自主發出了聲音,機車騎士看傻了眼,連綠燈亮了都不知,直到後面車輛按喇叭,才依依不捨起動車子離開,阿正也得意的放開我起動車子,我真是覺得羞愧難當,趕緊將上衣拉下:「你……你太過份了!」

「玩玩嘛!你不覺得這樣很剌激嗎?你會跟我出來,不也是來找剌激的嗎?有什麼好生氣的!」

「我……」我被阿正說的不知如何反駁,只能啞口無言。

好不容易終於到了我家門口,我頭也不回的下車去開大門,我住的是四層樓的舊公寓,阿正下車追了過來,我開了大門轉身要把大門關上,見到阿正跟了上來,便緊張的要將門給關上,但被阿正硬是推開,跟著進到樓梯間。

「你……你要幹什麼?」我緊張的問。

「沒幹什麼啊!跟你爽了一晚上,都還沒親過你,想跟你吻別一下嘛!」說完就硬將我壓在牆角,強吻了上來,我掙扎著,但頭被他用力固定住,身體也被他壓制住,我毫無抵抗的能力。

他的舌頭無賴的伸進我嘴裡,靈活的翻攪著,手也沒閒著,伸進我的上衣內,挑弄著我敏感的奶頭,一股電流竄入我心底,我不自主的雙手環繞他肩頭,熱情的回應著他,他的手更進一步伸進我我裙底,手指插入我那已濕淋淋的騷穴裡,我舒爽的淫叫出聲來,他拉著我的手將他褲檔內不知何時已硬了的懶叫掏出,抬起我的右腳,將我壓在牆上,扶著懶叫抵住我的騷穴,用力的頂了進去。

我高聲的浪叫起來,但隨即驚覺怕被鄰居聽到,趕緊用手摀住嘴巴,他猛力的向上頂著:「小騷貨,幹嘛?怕被人聽到啊!這樣幹你爽不爽啊?爽就要叫出來啊!不要忍呀!」

我摀住嘴巴搖頭回應著,但仍發出壓抑的淫浪聲。

「臭婊子,你叫啊!讓全公寓的人都聽到,然後下樓來看我是怎麼幹你這個爛貨,再叫大家給你來頓大鍋炒,那你會更爽死喔!好不好啊?」

我仍摀住嘴巴搖著頭,但已被他幹的站著直發抖,他接著叫我趴著扶著樓梯扶手,從後面又狠狠的幹了進來,他趴在我身上,雙手向前握住我一雙大奶子揉捏著,下身仍不斷的衝剌著:「臭婊子,你真他媽好幹耶!你看你自己像不像路邊的母狗啊!隨時隨地都可以讓人家上,真他媽夠賤的!」

我一手扶著樓梯扶手,被他幹的快感連連,那只捂著嘴巴的手不時的放開,發出淫浪的叫聲,他加快速度發狂的幹著我:「臭婊子……插爛你的臭B……我操!幹死你……賤貨……操你媽的……母狗……我操死你……」

我在他這種狠幹之下,子宮內噴出了一波又一波的陰精,隨著阿正大懶叫在我騷穴內的抽插湧出,早已流濕了我整片大腿,陣陣高潮過後我兩腿發軟,整個人攤在樓梯上,阿正扶著他的大懶叫,朝著我的臉射出了濃濃的精液,並強迫我張口將他懶叫上的精液舔乾淨。

他蹲下身來,使勁的在我奶子上甩打了兩下,再將我臉上的精液抹在我大奶上,用力的揉捏著:「怎麼樣?大奶子賤貨,被我幹的爽不爽啊?你好像高潮了很多次喔!說真的,你媽怎麼把你生的那麼欠幹!這麼隨便就讓男人約出來幹,真的有夠賤的!記得啊!下次你爛B再癢的時候,一定要Call我喔!我會好好餵飽你的!」

他接著在我被他幹的紅腫的陰蒂上捏了一把,才得意的起身離開,我緩緩的爬起身,抬著發軟的雙腳上樓,我真的覺得自己好下賤,為了一時的好奇,卻被一個陌生男人輕易的幹上了,還被無情的羞辱一番,但卻又在這種情況下,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我好怕我會從此愛上這種感覺,當他下次再約我時,我無法對我自己保證,拒絕的了他的誘惑,我該怎麼辦?他再約我時,我還能再跟他出去嗎?誰能告訴我?

(二)在浴室內被硬上

我拖著全身發軟的身子進了家門,我走向浴室想洗清被網友阿正姦污的身子,那知正當我經過室友房門時,她男友阿傑正巧拿著茶杯開門走出,我緩步的經過他身旁,阿傑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看,直到他嘴角露出一絲淫笑,我才警覺我滿臉的精液都被他看在眼裡了,我慌忙的進了浴室清洗乾淨,便趕緊進房睡覺了,阿傑是我前男友的學長,我很擔心他會將我這般賤樣告訴他,那我的臉到時就不知往那兒擱了。

隔天早晨我還在睡夢當中,室友小敏上班前敲了我房門,她告訴我阿傑還在她房間,睡到中午就會回部隊了,叫我不要介意,我點頭答應,她就放心出門了,我因為今天沒課,就打算繼續睡到下午再起床,因昨晚被阿正幹到腿軟,我體力還沒恢復,沒多久我就昏昏沉沉又睡著了。

不知睡了多久,我幽幽的醒來,轉頭看了一下鬧鐘,已經下午二點了,我起身出房門,打算到浴室去梳洗,走到了浴室門口,我正想開門進去,沒想到這時浴室門開了,我驚見阿傑全身赤裸走了出來,我驚叫了一聲,趕緊別過頭去,阿傑見到我竟沒有閃避的意思,反倒很自然大方的對我說:「你要用浴室嗎?我剛洗完澡,你可以進去了。」

我點點頭,避開他的目光,想快步進到浴室,但阿傑以乎故意擋住我的去路,有意無意的用身體磨蹭我,當我閃過他的身子時,他有意滑過我的胸前,同時故意抓住我的手,去撫摸他那根硬挺挺的大雞巴,我關上浴室門時,我看到了阿傑露出了一絲淫笑,我站在鏡前看著羞紅了臉的自己,我習慣裸睡,我睡衣裡面空無一物,我想阿傑剛才一定是發現了我沒有穿內衣吧!

說實在的,阿傑有一付好身材,他赤裸的身體,有著完美的線條,與充滿男性魅力的肌肉,尤其是他下體那根雄壯的大雞巴,剛才居然直挺挺的在我面前展露,想到這裡,我感到身體內有一股熱流,我的淫穴竟無恥的濕了,我不敢再想下去了,他可是我室友的男友啊!我該擔心的是,阿傑昨晚看到我滿臉精液的賤樣,他不知做何感想?

我刷牙洗臉完畢,站在門內發呆了好一會兒,想著等會兒,該怎麼面對阿傑,萬一他問起昨晚的事,我該怎麼回答,並拜託他不要將昨晚的事告訴我前男友阿義。

我終於決定,他若不問,我就當沒事發生,趕緊回房不要面對他就好,我準備開了門就馬上快步回房,誰知當我打開浴室門的那一剎那,阿傑竟仍然全身赤裸的站在浴室門外,並伸手住我胸部抓去,我驚訝的想推開他,他另一手扣住我的頸子,將我推進了浴室裡,我被他壓在牆上,他抓在我胸前的那隻手,用力的將我睡衣扯開,頓時睡衣扣子掉落,我睡衣內全身赤裸的身體被他盡收眼底,他的大手握住我的大奶子用力的揉捏著:「操!我猜的果然沒錯,你這騷貨,果然裡面什麼都沒穿!」

「阿傑你……你要幹什麼?你放開我……」我掙扎著,但一個弱女子的力氣怎抵的過一個強壯的男子,我仍被他壓在牆上動彈不得,只能用手抵住他的胸膛,毫無意義的扭動我的身體掙扎著。

「幹什麼?你看不出來嗎?我要幹你啊!」他身體壓了上來,並將手往我下身的淫穴摸去。

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你住手……」我掙脫不了他,當他將手伸到我那濕漉漉的淫穴時,我覺得好丟臉,但根本阻止不了他。

「哇拷!這麼濕了啊!是不是看到我的大雞巴,就受不了了呀!剛才是不是在裡面自慰啊?你也很想被我幹吧!」他發現了我的淫穴如此的淫蕩,興奮的羞辱著我。

「我……我沒有……你快放手……你再不放手……我……我要告訴小敏了……你快放手……」我無計可施,只能用小敏來嚇退他。

「操!裝什麼純情啊!昨天晚上你回來的那個婊樣,我都看到了,你跟阿義才剛分手,昨晚阿義在他新馬子家,你不可能是被他幹的,賤貨,你這麼快就找到男人幹你了啊!才剛交往這麼快就被他幹了呀!」他將手指冷不防的插進了我淫穴裡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沒有……啊……他不是……」我受不了的淫喘著。

「啥!他不是?那他是誰啊!在那釣的呀?玩一夜情啊?」阿傑的手指故意在我淫穴裡轉動著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他……他是……網友……」我仍然只能淫喘的回答他。

「什麼?網友?原來你這麼隨便啊!怎麼?你的雞邁癢的沒男人幹,就找網友幹你啊?」阿傑又再一次用力的在我淫穴裡轉動著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不是……他……他強姦我……」我逃脫不了他,只能選擇回答他。

「哇拷!他強姦你啊!亂剌激的,你有沒有被搞的很爽啊?有沒有高潮啊?」

我不願意回答,只是用手抵住他的胸膛淫喘著。

「操!不講是不是?說,被他強姦有沒有高潮啊!」阿傑故意扣住我的淫穴,用力的抖動著。

我怎受得住他這般的玩弄,我終放開口:「啊……啊……有……啊……有……啊……你放手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媽的,真賤耶!被強姦還高潮啊!還讓他射在你臉上,看來,你也被他強姦的很爽吧!」阿傑滿臉淫笑的看著我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沒有……你快放手……」我的手無力的推著他。

「怎樣?要不要再試一次啊?我現在也強姦你好不好啊?反正你已經那麼濕了,也很想被我幹吧!」阿傑得意的轉動著插在我淫穴的手指,發出了很淫蕩的水聲。

「你……你太過份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怎麼可以……這樣……」我扭動我的下身,但根本脫離不了他手指的攻擊。

「操!你半夜出去給人強姦,你有多高尚?人家當你是不要錢的婊子幹!賤貨!」阿傑不客氣羞辱我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我不得不承認,他說的是事實,剎那間我竟無言以對。

「承認了吧!賤貨!你知不知道你昨晚那個樣子有多婊,要不是小敏在,我昨晚就幹你了!」阿傑的手指持續扣著我的淫穴轉動著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阿傑……你……可不可以……不要告訴阿義……這件事……啊……我求你……」我怕阿義知道這件事,我會很丟臉,便開口求阿傑。

「怎麼?怕你的婊樣讓阿義知道會丟臉啊?可以啊!今天讓我幹的爽,我就替你保密!」阿傑淫笑著威脅著我。

「我……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只要……你不要告訴……阿義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我沒正面回答,但實際上默許了阿傑。

阿傑迅速將我翻身推向洗手台,叉開了我雙腿,掀開了我的睡衣,就從我背後將他的大雞巴,猛力的頂進了我那濕漉漉的淫穴裡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試圖做最後的掙扎,但生理已背叛了自己,放聲的淫叫著。

「怎樣?我現在也在強姦你耶!你爽不爽啊!」阿傑奮力的將雞巴頂進了我的淫穴深處。

「啊……你小力點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到底了……」其實我的淫穴在他剛才的玩弄之下,早已騷癢難耐,他的大雞巴插進淫穴的同時,我便得到了無比的滿足感。

「操!以前聽阿義說過,你在床上浪的不得了,早就想幹你了,今天終於讓我幹到了,媽的,真爽!」阿傑手搭在我肩膀,將我睡衣拉下丟在一旁,便開始毫不客氣用力幹著我。

「啊……慢點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全身赤裸手撐在洗手台,發浪的淫叫著。

「媽的,你這條母狗叫的真賤耶!果然有夠浪,我最喜歡幹你這種騷貨了!」阿傑扶著我的腰,發狂的擺動他的下身撞擊著我,此時浴室充斥著因抽插所發出的淫蕩水聲,以及屁股的撞擊聲,還有我的淫浪叫聲。

阿傑幹了一會兒,將我再拉向馬桶,他坐在馬桶上,扶著他的大雞巴,頂在我淫穴扣住我的腰猛力坐下,我手搭在他的肩上,他猛力的向上頂著我,我上下不停的擺動著,一雙大奶子也因此淫蕩的晃動著,他的笑容得意極了:「媽的!你的這兩顆大奶子,真是大的有夠賤的,你看它晃的好淫蕩耶!」他邊向上頂著我,邊露出淫笑欣賞著我晃動的淫賤大奶。

「啊……你……小力點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快死了……」我敏感的身體很快的達到高潮了,我的奶子晃的更厲害了。

「操!賤母狗高潮了啊!爽死你了吧!」阿傑得意的大笑著,接著一隻大手扣住我的大奶子用力的捏著,一手扶著我的腰,下身繼續向上撞擊著。

「啊……阿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放過我吧!」我向他求饒著。

「媽的!你爽夠了,老子還沒爽完咧!今天不把我幹到爆,我是不會罷休的,我插爛你的臭雞邁!」阿傑抱起了我,擺動下身用力的頂著我,我只好雙手環扣著他的頸子,不停的淫叫著。

他接著又把我放在地上,將我的雙腳用力向我頭部壓,再一次將他的大雞巴向我的淫穴剌了進去,我清楚的看到了他的大雞巴,在我淫穴不停的進出,他有節奏的抽插著:「賤貨!有沒有看到你的臭雞邁被我的大雞巴插啊!你看你的樣子有多賤啊!他媽的水真夠多的,幹的我亂爽一把的!」

阿傑得意的狂插著我,我看著陰唇在他大雞巴的抽插之下,翻進翻出的淫賤模樣,真的羞恥極了,我不停淫叫的同時,不禁驚訝他的好體力,幹了我這麼久,居然還沒有射精的意思,我終於明白,小敏被他幹的淫聲不斷的原因了。

阿傑再將我的雙腳拉的大開,用力的挺進抽插著,低頭欣賞他的大雞巴在我淫穴裡進出:「真他媽的天生賤B,插的我有夠爽的!賤貨!這樣強姦你爽不爽啊?」

我沒回答他,只是羞恥的別過頭去,仍不停的淫叫著。

「操你媽的,不會回答啊?你爽不會說話了是不是啊!」阿傑生氣的猛力幹到底,每當他插到底,我也高聲浪叫的回應著他。

他看我仍不回答,便伸手抓著我的大奶子,用力揉捏著,接著高舉他的右手,往我的大奶子一下下的甩打著:「說啊!被我強姦爽不爽啊!爽不爽啊!」

我受不了他的如此的羞辱凌虐,終於開口回應:「啊……啊……爽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不要打了……我……好爽……」

「幹!真賤!這麼喜歡給人強姦,改天我叫我部隊的兄弟都來輪姦你,讓你更爽!媽的,幹死你這個臭賤貨!」阿傑興奮的發狂幹著我,手仍不停的甩打我的大奶子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我被你……幹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在他的狂幹之下,我又再次高潮了。

「媽的,又高潮了呀!真夠賤的,你的雞邁夾的真緊耶!」我的淫穴因高潮而不停的抽搐,緊緊夾著阿傑的大雞巴收縮著。

「啊……我……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幹死我了……」我也不顧形象的放聲浪叫著。

「幹!真他媽夠爽的!我要幹遍你全身!操你媽的大賤奶!」阿傑等我高潮結束,便跨在我身上,兩手握住我的大奶子夾住他的大雞巴抽插起來。

「奶子大,幹起來就是不一樣,真是爽呆了,賤貨,看到沒?我在幹你的大賤奶耶!我操你的大賤奶!我操!」

阿傑使力的擠壓我的奶子狂插著,我又痛又爽的淫浪叫著,阿傑的大雞巴也不時的頂到我的下巴,我看著他的大雞巴不停的在我的大奶子進出,我覺得自己真是賤透了,像極了妓女戶的臭婊子,任由恩客凌虐姦淫,還下賤的浪叫著,阿傑加快速度大吼著,終於向我射出了濃濃的精液,噴滿了我滿臉及下巴,連奶子上都有,阿傑跨在我身上與我同步喘息著。

接著阿傑抓著我的頭發起身,他讓我跪在地上,他則站起身來:「賤母狗,給我舔乾淨,快!張開你的賤嘴!」

阿傑用大雞巴拍打著我的臉,隨即頂住我的嘴,我只好張口含住他的雞巴吸吮。

「幹!你舔雞巴的樣子真夠婊的,怎樣?我的精液好不好吃啊!你看看你的臉和下巴,還有賤奶上面都有我的精液耶!看起來比昨晚還要更婊喔!」阿傑得意的看著我舔他的雞巴,出言羞辱著我,對於自己的賤樣,我不禁眼眶泛滿了淚水。

阿傑等我將他的大雞巴清理乾淨之後,便將我甩倒在地上:「臭婊子!要不是趕著回部隊,我今天非連幹你三炮不可,你等著啊!等我下次休假回來,一定讓你好好嘗嘗被連幹三炮的滋味!讓你爽到一個不行!」

阿傑得意的狂笑,丟下我離開了浴室,我癱在地上流下了淚水,我想我這輩子沒有比這一刻更感到羞恥了,接連著兩天被強姦,卻也被幹到高潮不斷,淫蕩的浪叫著,我不知我往後的命運會是如何,我是不是還會繼續接受他們的姦淫,我已經沒有答案了!
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


情趣用品  跳蛋  電動按摩棒  充氣娃娃  AV女優專用配件  威而柔
美媚共和國  電動轉珠按摩棒  超逼真按摩棒  持久套環  電動自慰器  跳蛋
熱門小說:
姐妹都幹
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
愛上一個妓女
和妹妹的經歷
瓦斯工奇遇
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
別人的女友
老師…對不起!幹痛了妳!!
幹兒媳真過癮
做愛如少年
相關文章:
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
和傣族少婦的一夜情
在屏東念讀大學間的一夜情
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
我和老婆最好的閨蜜的ONS
麗晶美女
英語老師的洞房花燭夜
超色的護士網友
上海夫妻三人行前後
搞上了18歲的表妹和26歲的表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