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愛的恥辱 近親亂倫

夏雪一個人在家,坐立不安的。都快半夜12點了,女兒還沒回家。夏雪輾轉反側,內心焦急如火。

啷門開了。一個少女托著疲憊身軀走了進來。夏雪一下就迎了上去。

「你去哪了?你看看都幾點了,才回來」夏雪面帶溫色

少女搖晃了下烏黑的披肩長發「媽,我和朋友出去玩玩,我都22歲了,你還這麼管我」說著無精打采的走進了屋,一屁股坐在沙發上。

「小雪,我不是反對你交朋友,關鍵是看你和誰玩。又是那個叫天籟的小混混吧。」

「她不是小混混」小雪異常的激動,維護著自己朋友的地位。

「媽都多大了,還能看出來人嗎。那個叫天籟的不是個什麼好人,一天也沒工作,東游西逛的,不干正經事……」

「你說誰不干正經事啊,你就都沒見過他,怎麼那麼污蔑人呢」小雪打斷了母親的話,嚷了起來。

「小雪,你要听媽話,媽都是為你好,媽……」

「我不听,不听」小雪捂住了耳朵,奪步沖了客廳,進了自己的房間關上了房門。

夏雪一臉驚訝,隨即顯出了焦慮的神情。看來女兒一定是喜歡上了那個叫天籟的小混混了。

其實小雪不知道,自己的母親是見過天籟的。早在他們交往初期,夏雪就發現了端倪,並跟中自己的女兒,看見夏雪和天籟幽會的場景。夏雪是過來人一眼就看出天籟不是什麼好人,並多方打听得知他一直游手好閑,游蕩在社會。看來單純的小雪是被這個甜言蜜語的小混混給迷惑了。

「不行,小雪這單純,不能讓這個小混混耽誤了我的女兒。」夏雪想保護自己的女兒,可偏偏正直青春期的女兒有不相信自己。如何是好呢?夏雪悄悄的打開了女兒的房門。也許是女兒真的玩累了,憨憨的睡著了。看著女兒清秀的臉龐,夏雪下定決心要有所心動了,她偷偷記下了那個小混混的電話,準備去會會這個勾引自己女兒的人了。

三天以後,夏雪來到了天籟的家。天籟給他開了門。夏雪發現天籟長的還算端莊。穿著上似乎有意打扮了下,顯得很帥氣,不怪乎能把自己女兒迷住

夏雪深呼吸了一下,走了進去。站在了這個男人的身旁。天籟凝視了夏雪一下,心頭一驚,一個美顏的少婦站在自己的身邊,一頭烏黑的燙發散發著母性的氣味,清秀的面孔根本顯現不出年齡的歲月,皮膚異常光滑白皙。豐滿的胸部若隱若現。細長的美腿包裹在絲襪下邊。

天籟咽了下口水,回過神,調整了儀態。笑容可掬的說「您就是夏小雪的母親媽?」

「我是,你叫天籟?」

「是我,阿姨你好,請坐吧」

夏雪坐了下來。

「阿姨,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嗎?」天籟客氣的問道

「听說,你在跟我女兒交往?是嗎」

天籟笑了一下「小雪都跟你說了?」

夏雪想佔據說話的主動,冷冷的說「沒有,是我發現的。我知道你和我女兒交往都快一個月了,我也知道你的一些底細。」天籟煞有其事的听著眼前這位少婦的談話。「我希望你和小雪分手,離開她」

天籟的臉微微抽動了下說「為什麼?」

「難道還要我說的更明白點嗎,我早就看出來你是什麼樣的人了。你就想騙騙小雪。作為她的母親我是不會讓你得逞的。」

「阿姨,你這什麼意思啊,我是真心愛小雪的。」富有戲劇性的說

「少說這個,我都是過來人,難到這點還看不出來?」

「阿姨,不管你怎麼說,我看你是誤會我了,我和小雪是真心相愛的,希望你不要阻攔我和小雪,好嗎?」

「你到底要怎麼才能放過我女兒?啊」夏雪激動了起來。話語的主動權漸漸

的轉向了對方

「阿姨,不管怎麼說,我都是愛小雪的,小雪也愛我,我是不會離開小雪的」

夏雪緊鄒了下眉頭,從包里掏出來一個厚厚紙包,推給了天籟「這個是3萬快錢,你不就是想要錢嗎,都給你,請你離開我女兒好嗎?」

天籟發現眼前這位美少婦居然在哀求自己了「阿姨,你當我是什麼人了」,說著把錢推了回去。

「你到底要怎樣,才能放過小雪啊」這位母親護女心切,徹底急了。

「阿姨,你別費心了,我是不會離開小雪的」

夏雪低下了,牙齒咬住了自己的嘴唇。全身微微的顫抖著。隨即慢慢的抬起了頭。

用嫵媚的眼神瞅著天籟,手指在天籟的手背上輕輕的劃著。「只要你離開我女兒,我什麼事情都可以干。」

天籟驚呆了,居然顯得不知如何是好了。天籟聞到夏雪頭發散發出來的陣陣發香,手背被劃的癢癢的,仿佛劃在自己的心上。天籟隱隱看見夏雪胸口里若隱若現的胸罩,和雙腿裙底間得神秘地帶。

夏雪突然抓住了天籟的手「怎麼樣,只要你答應離開我女兒,我什麼都能做」

「靠,白送上門的羔羊,還不享用?」天籟想,「今天還能和少婦做愛,真是賺了」

天籟站了起來,拉找夏雪的手,走到床邊

夏雪听話的趟在了床上,由于體位,胸部更顯得豐滿了。

天籟咽了口水,急不可耐開始脫衣服了。

夏雪無奈的癱軟在床上,內心萬分的羞愧,看著對方一件一件脫掉自己的衣服,想著一會自己的貞操就要喪失在這小混混的手里,可又為了自己心愛的女兒,又不可奈何,隱隱的留下了一滴眼淚。

天籟最後除掉了自己內褲,巨大的肉棒已經堅挺無比了,像槍一樣支在雙腿中間。天籟低下頭滿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肉棒,壞笑了一下。說「坐起來」

夏雪萬念俱灰,听話的坐了起來。天籟開始脫夏雪的衣服了。外衣被脫了下來,內衣也被向上拉離了身體。天籟撫摸著夏雪的肩膀「阿姨,想不到的皮膚如此的滑啊」

夏雪身體顫抖著,咬緊雙唇忍受著。天籟緩慢的退去了夏雪的胸罩。整個胸部都蹦了出來。夏雪本能的用手擋在了胸前。可是她發現天籟一下將自己壓在了身子底下,凶猛的吻著自己的嘴,天籟想用舌想翹開夏雪的牙齒,夏雪拼命抵抗著。隨著天籟的不斷擁吻,夏雪漸漸的放棄了抵抗,牙齒慢慢的張開了。夏雪緊閉雙眼,任由天籟吻她的嘴唇。天籟身體緊壓著夏雪的胸口,乳房都被壓扁了。

這時天籟的舌頭已經伸進了夏雪的口腔,緩慢地深入。夏雪頭發散落在枕邊,雙眼緊閉,迎接著天籟的進入。天籟舌頭在夏雪的口腔中不斷打轉,不斷搜索著。

夏雪忍不住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。

天籟一邊吻著夏雪,一邊用手伸向夏雪裙子。不知道什麼時候裙子上的拉鏈已經被拉開了。

天籟可以很輕易的伸進夏雪的內褲,不斷的撫摸著。天籟不斷用手感受著濃密的陰毛,手指摩擦著夏雪的陰唇。

天籟站了起來命令道「做起來」

夏雪眼楮通紅,坐了起來,發現與自己頭平行的是對方堅挺的陰睫。夏雪當然知道天籟要做什麼,感到萬分的惡心。陰睫散發的熱浪一陣一陣仿佛吹到自己的臉上,可是想到自己的女兒,不能滿足他,他就會一直糾纏自己女兒。夏雪眼楮一閉,張開小嘴,一下將整根的陰睫都含了進去。「啊!」天籟感到自己的陰睫被溫暖濕潤的口腔緊緊包含著,快感令他忍不住呻吟起來,他開始有意將陽具在夏雪的口腔內抽插,隨著陰睫的進出,夏雪的嘴被撐的大開著,口水從嘴角滲出,一條水痕從嘴角流淌至胸前。夏雪漸漸的感覺到天籟的陰睫越加膨脹堅硬,抽插的頻率不斷提升,夏雪推斷他要射精了,想到混濁的精液將要射進自己嘴內,她驚恐扭動掙扎身體,竭力欲擺脫天籟的口內包漿。

快到射精關頭,天籟怎麼放過夏雪,雙手更加用力按緊夏雪頭部,可憐她的掙扎全屬徒勞,濃濃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在了夏雪的舌頭上。強烈嘔吐感覺令夏雪十分難受,她用力推開射精後的天籟,彎腰嘔吐起來。

「不許吐,給我咽下去」天籟一下抓起了夏雪的秀發,提起了她的腦袋。濃濃的精液味道嗆的夏雪不住的嘔吐,不過為了自己的女兒,他還是咬緊牙關,狠命的咽了下去。但殘留在口腔的精液味道,還是令夏雪感覺極度不適。

「哈哈……」看到夏雪狼狽樣子,天籟忍不住流出了滿意的壞笑。

「躺下」,天籟狠狠的推了夏雪一下,將他推倒在床上。夏雪感覺天籟流氓的性格現在已經完全展現出來了。

天籟開始撕扯夏雪的絲襪和內褲,很快夏雪的陰部就完全展現在天籟的面前了。天籟用力的分開了夏雪的腿,仔細端詳著夏雪的陰部,仿佛在分辨夏雪的和別的女人的陰部的不同。

這些年,夏雪一直小心得呵護著自己,柔順烏黑的陰毛,覆蓋在粉嫩嫩的陰唇上。

天籟終于忍不住了說「趟平,我要上你的了,」終于要被污辱了,夏雪絕望的癱軟在床上,含淚等待著即將迎來的恥辱,多年前只被丈夫訪問過的私家重地,今天被迫向一個小自己很多的小混混開放。

天籟握著已經重新堅挺的陰睫,在夏雪的的陰唇上下摩擦,兩片陰唇已經被陽具翻開了,露出粉紅色的嫩肉,巨大的龜頭不停地在乾澀的陰道口摩擦,漸漸地,身體本能反應令陰道漸漸濕潤,突然間,天籟腰部突然發力,「噗」的一聲龜頭部位已整個插入夏雪的陰道內,

「啊……」隱隱發出了呻吟的聲音,但還是緊閉雙眼,咬緊牙關忍耐著……

天籟可不管夏雪的痛苦,兩手握著夏雪小蠻腰,屁股向前一送,將陰睫整根插人了眼前少婦的身體之中。

「呵……呵,爽,想不到一個少婦還能夾的我這兒緊,今天就讓我好好慰勞慰勞你吧。」粗大的陰睫一鑽進夏雪的陰道,便急不及待進行活塞運動,每一下抽插都用盡全力,狠勁的插著。

可憐夏雪的身軀隨著陰睫的沖刺前後搖晃身體承受著天籟的撞擊,發出 啪的聲音,陰道內嬌嫩褶皺與陰睫不斷磨擦產生刺痛感覺,她雙手握緊被單,抿著嘴忍受被禽獸強奸的痛苦。天籟正直壯年,血氣方剛,陰睫居然在夏雪身體里抽插了近百下還沒射精,原先陰道內分泌的液體已經干涸了,陰道缺少水的潤滑,隨著天籟的每一刺的抽插,都令夏雪痛入心脾,但是,這使天籟變得更加的興奮,因為干涸使陰道變得更加狹窄,巨大的陰睫被陰道緊緊夾住的滋味,令他的抽插頻率更加的快了。

「啊……不……饒了我吧」,劇痛令夏雪忍不住哀求起來,抽插了近百下,

天籟突然

面部僵直,身體開始抖動。夏雪感到陰道內傳來一股股熱浪,夏雪知道天籟吧精液射精了自己的身體里了。

連續射了兩次精,使天籟疲憊的趟在夏雪的身體上,氣喘吁吁的。躺在夏雪身體上的天籟仍不老實,整個人軟癱在夏雪身上不住的撫摸著,胯間癱軟了的陰睫依舊軟軟的浸在陰道之內,不肯拔出。

「鳴……」夏雪小聲的哭著,夏雪感覺到下體劇烈的燒灼感,非常難受,肉體的苦楚還可忍受,心靈的恥辱創傷卻是無法填補,她為了保護自己的女兒默默承受陌生人的奸污。無助的淚水淌流了一臉。

她推開趟在自己身上的天籟,抓起了扔的滿地的衣服,胡亂的穿了起來。天籟就躺在床上,饒有興趣的看著少婦夢游般得穿戴。

當夏雪終于將衣服都穿到了正確的位置上時,天籟突然拉住了她的手「明天,還來。我等你」

「什麼……」夏雪怒目而視,「我都滿足你了,你應當兌現諾言,別在糾纏我女兒了」

天籟光著身子,一臉壞樣「阿姨,虧你還是過來人,男人的話還能信?我原想和你做一次,但沒想到和你做還這麼銷魂。我不騷擾你女兒也行,但你得繼續滿足我啊」

「你,你個流氓」

「對,我是流氓,不過是你自己來找我的,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吧,哈哈…

…「

夏雪哭著跑了出去。至此以後夏雪每周都要到天籟的住所,天籟每次都拼命折磨夏雪到虛脫。夏雪默默的承受著。不過可憐的夏雪不知道,天籟是個徹頭徹尾的流氓,他一方面佔有著夏雪,一方面又繼續暗自和她的女兒交往,他做的很隱蔽,可還是被夏雪察覺了。

一個晚上,當天籟在夏雪身上發泄完了獸欲,累的夏雪已經是大汗淋灕了。

「我發現你還在和我的女兒交往啊」

天籟似乎沒有听見「怎麼了?」

「你說話應當算數啊」

「靠,算了屁數,媽的你還和我討價還價,你信不信我把你我的事情告訴你女兒,看看她會是什麼反應。」

「你,你是個惡魔,佔有了我,還想怎那樣,我甚至為你打胎」夏雪哭著說。

「那又怎樣,都是你自己送上門的」天籟若無其事的撫摸著夏雪的乳房。

夏雪全身顫抖,幾個月的屈辱一下子爆發了出來。夏雪知道這個惡魔是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,為了女兒,她必須反抗了。

「我和你拼了。」說著夏雪一下鋪到了天籟的身上,狠命的掐住了對方的脖子。天籟觸不及防,沒想到眼前的少婦竟沒有被馴服。夏雪越掐越緊,天籟的身體不斷的掙扎,隨著意識的模糊,掙扎漸漸的停止了,他死了。

由于天籟由有強奸行為,夏雪沒有被追究刑事責任。她向警方和女兒描述的是他與天籟見面,是想見見未來的姑爺,隨之對方見色起意,強奸了自己,導致殺人行為。

夏小雪相信了母親的解釋,也相信自己看錯了人。自己喜歡的人居然強奸了自己的母親,她懊悔不已,好在母親生命沒受到傷害。之後母女兩變賣了家產,離開了這個城市。

【全文完】


Tags: , , , ,


情趣用品  跳蛋  電動按摩棒  充氣娃娃  AV女優專用配件  威而柔
美媚共和國  電動轉珠按摩棒  超逼真按摩棒  持久套環  電動自慰器  跳蛋
熱門小說:
姐妹都幹
女友在外租屋被凌辱
愛上一個妓女
和妹妹的經歷
瓦斯工奇遇
嫂子幫我擦背的後果
別人的女友
老師…對不起!幹痛了妳!!
幹兒媳真過癮
做愛如少年
相關文章:
和網絡女孩做愛
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
處女膜的眼淚
為了救活兒子,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
喝醉的姐姐
和姐姐的幾年亂倫
小妹和後媽
日月斬
淫蕩音樂老師(我的音樂老師、巨乳音樂老師)
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